诗心

王杰希。

故事我有,我不喝酒。

痛痒【灿勋同人】

前文传送→ 第一章

【二】

by 14umr

 

到了边伯贤给的地址,吴世勋推开包间门,就看到躺在沙发上已经睡过去的朴灿烈。

 

得,醉得还挺安静。

 

桌上的饭菜基本没动,感情是喝了一晚上的酒。吴世勋给都暻秀赔了个不是,打算直接把朴灿烈给弄回去,但是大家都嚷着要让他喝酒赔罪,推脱不掉。转头瞄了眼睡得挺香的朴灿烈,他愣了下打算速战速决。

 

忽然又想起什么,拉开椅子坐到正在倒酒说要罚他三杯的金钟仁旁边,眯起眼睛问金钟仁:

 

“黑皮,”他抬头往朴灿烈那个方向示意,“是你把他灌成这样的?”

 

金钟仁被吴世勋盯得打了个寒颤,急忙解释,

 

“别别别,别啊,是你家那哥自己一来就喝闷酒好吗,这个锅我可不背,我还被他拉着莫名其妙的灌了好几杯呢。”

 

吴世勋其实大概也知道是个什么情况,但是对于金钟仁居然放任朴灿烈喝醉不管这种行为还是表达了一下自己的不满。

 

扫了一眼桌上的人,都是吴世勋认识的,有一些是朴灿烈的朋友有一些是吴世勋的朋友,两人在一起这么多年,很多时候都是形影不离,加上都是好说话的男生,朋友圈早就互相融合了。都暻秀边伯贤金钟仁也是Y市的,和朴灿烈吴世勋算是一同长大,本来地方就不大,同龄人总是容易玩到一起。

 

三人里面吴世勋跟金钟仁最熟,因为两人年纪最接近,身高也差不多,又都爱打游戏,而且金钟仁比较好欺负。一开始是吴世勋还没有和朴灿烈确认关系朴灿烈不在他没人欺负的时候就欺负金钟仁,后来确认了对朴灿烈的心意之后他又舍不得欺负朴灿烈只能继续欺负金钟仁了。

 

金钟仁其实是有点怕吴世勋喝酒的,吴世勋虽然不经常喝酒,但是在座的估计没人能喝过他,更别说金钟仁这种只是嘴里叫得厉害实际没有几斤几两的。


高中有一次朴灿烈找金钟仁一起去灌吴世勋想看吴世勋酒后吐真言,最后他和朴灿烈加起来都没喝过吴世勋。所以当吴世勋跟桌上喝了一圈又单独陪都暻秀喝了几下之后跟金钟仁说,

 

“钟仁啊,我们也好长时间没见了,叙叙旧?”

 

金钟仁是直接给吓怂了,

 

“别啊,大哥我错了,你行行好给我个赔罪的机会,我一会帮你把灿烈送回家行吗”

 

吴世勋笑,找了个苦力,还不错。

 

“那行吧,酒也罚了,朴灿烈一会该吐了,这就走呗。”

 

跟都暻秀边伯贤他们道过别,金钟仁真的帮吴世勋把朴灿烈弄到了车上,吴世勋是开车过来的但两人都喝了酒,只能喊了代驾,金钟仁坐在副驾,吴世勋扶着朴灿烈坐在后排。E300L的空间很大,比起朴灿烈那辆骚包的大红色R8,吴世勋还是喜欢外表比较低调的车,注重内饰的奔驰E系简直就是低调的华丽,朴灿烈当时问吴世勋为什么不要S,吴世勋直翻白眼说,那不等于在昭告全医院我被人包养了?说不定还会有人举报我贪污受贿呢。

 

到了楼下,金钟仁说要帮吴世勋把朴灿烈送到家,虽然有电梯,但是吴世勋一个184cm60kg的瘦子要把朴灿烈一个185cm70kg的大男人而且还是喝醉了的状态在平地上移动几步都够呛,别说到家了。

 

不过吴世勋显然忘了一件事,家门打开的一瞬间,金钟仁就发出一声惊呼,

 

“卧槽,吴世勋你家遭小偷了吗!这么高档的小区也会遭小偷吗!”

 

看着家里到处摔碎的玻璃残骸都准备拿手机报警的金钟仁这才注意到身边吴世勋嘴角不自觉的抽动,末了看到吴世勋抬手扶额,尴尬的说了句,

 

“这是我砸的。。。”

 

然后金钟仁就很不给面子的狂笑了出来,

 

“哈哈哈,我说呢,这哥们喝了一晚上闷酒,感情你俩吵架呢,哈哈哈哈,吴世勋你这是有家暴倾向啊,还学女生砸东西,哈哈哈哈哈。”

 

“金。。。钟。。。仁”

 

吴世勋握紧拳头要准备发火,金钟仁立马住了嘴,还是忍不住笑,他驾着朴灿烈跟扫雷一样,垫着脚生怕踩到玻璃渣,吴世勋跳到前面去扫清路障。

 

当然他绝对不是怕金钟仁受伤,他才懒得管金钟仁死活,他只是不想朴灿烈被扎到。看着朴灿烈的睡着也皱着的眉头他已经不想生气了,他怎么会不知道朴灿烈说的那些话不过是气头上的口不择言,他又何尝不是呢,他从来没怀疑过两人的感情,但是光有感情不懂生活他们是没有办法走到最后的,他想要跟朴灿烈在一起一辈子就必须找到一个合理的相处模式,他们都不是十七八岁的少年了,不是谈个轰轰烈烈的爱情就拍拍屁股走人的年纪,他们需要时间去磨合,需要各自冷静的思考接下来的生活方式。

 

把朴灿烈放在床上,吴世勋出门送金钟仁,进电梯的时候金钟仁难得的一本正经,

 

“我说吴世勋,差不多行了啊,谁都看得出上学那会你俩就爱得恨不得每分每秒黏在一起,怎么越大越像小孩儿,今晚他是真的挺郁闷的,好几次我们叫他他都没反应,你也别折腾他了,天天泡医院里我们都看不过去了。”

 

吴世勋想说明明是朴灿烈那个渣先跟自己吵的,明明是朴灿烈那个二货无理取闹,但是看到金钟仁一脸关心到底是收回了要反驳的话,闷闷地点头说了句知道了。

 

送走金钟仁,吴世勋回屋看着满地狼藉,再看看卧室床上的朴灿烈,因为醉酒和心情不好一脸愁苦。他认命的叹气,卷起袖子去厨房找了个碗给朴灿烈倒了杯蜂蜜水。说到找碗,因为他实在是找不到杯子了,他居然能把所有杯子全都摔了他也是对自己服气,端来热水给朴灿烈擦了身体,换了衣服,喂了蜂蜜水,又苦命地去收拾客厅的玻璃残骸,吴世勋啊吴世勋,你这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朴灿烈醒来的时候卧室的挂钟上显示已经是中午,宿醉的头痛并没有太明显,他坐起来揭开被子发现自己身上穿着睡衣。

昨天跟吴世勋吵完架然后自己就去了都暻秀的生日会,他一晚上都在懊恼自己为什么要跟吴世勋说那些话,完全不是他的本意,他只是听到那个小护士的声音一下上了火,这下好了,吴世勋让他再也别回去,他还在想着要怎么给自己找台阶下,编个什么理由回家,这倒好,一觉醒来躺自家床上了,还没有宿醉的头痛,还换了睡衣,这什么情况。依吴世勋的性子肯定还在气头上,会放下面子来管自己死活吗,想来想去觉得估计是金钟仁。

 

把手机拿过来看有没有未接才想起昨天出门就一气之下关了机,这个时间吴世勋应该去上班了,床头还放着一个碗,朴灿烈起床拉开窗帘,阳光明媚的日子,然而他还在为要怎么跟吴世勋和好而头疼。

 

准备去客厅接杯水喝,但是在客厅的朴灿烈傻了眼,他找遍了每个角落都没找到一个杯子,被打劫了?只打劫了杯子?或者吴世勋突然很闲的把他们都收进了厨房?

 

朴灿烈来到厨房的时候再次傻了眼,这次连嘴巴也张得合不拢了,他睁着他的大眼睛下巴都掉到脖子下了,这个点穿着居家服在厨房煲着汤的不是他的爱人是谁。

 

“世。。。勋?”

 

对于这个点吴世勋居然没有去医院的震惊,加上这位几乎不进厨房的高冷贵族居然在已经被当了一年摆设的厨房里煲汤,朴灿烈伸手掐了自己一把看看自己是不是还没有醒酒,还在做梦。

 

嘶。好痛,是真的,这货是真的。

 

吴世勋没说话,头都没转过来,侧身去开柜子拿碗和筷子,朴灿烈看吴世勋没反应权当他还在生气,连忙上前帮忙。碰到吴世勋手看到他手指上贴了三个创可贴,立马抓紧想要抽走的手,朴灿烈扯过来翻来覆去又仔细看了两眼确认没有伤到其他地方才问,

 

“怎么搞的?”

 

吴世勋很想翻个白眼,怎么搞的,这个混蛋居然问他怎么搞的,跟他说还不是因为你?因为你居然把我一个人扔家里然后我气到摔了杯子结果被玻璃渣把手划破了?他简直想去揪他的耳朵。

 

但是事情的始作俑者从刚开始的一脸心疼,还夹带着点对吴世勋没照顾好自己的生气,到现在突然变了脸,一股懊恼后悔的神情出现在朴灿烈脸上,朴灿烈大概是觉得是自己昨晚喝醉酒把吴世勋伤着了。看着朴灿烈松开手开始自责,吴世勋再难听的话也是说不出口了。

 

“嘁,跟你没关系,是我太久没做饭,切到手了。”

 

看朴灿烈还是一副犯错的表情,吴世勋赶紧转移话题,

 

“所以你酒醒了吗,不再多睡会?”

 

被吴世勋一问朴灿烈才想起来厨房的目的,

 

“那个,我找了半天都没找到杯子,你把它收起来了?”

 

真是给自己挖坑,吴世勋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在昨天那样的争吵之后他还没有想好要怎么跟朴灿烈交谈,早上出门前看到朴灿烈还没醒临时打电话休了一天假在家照顾朴灿烈,一年没用过的厨房都已经积了灰,想到朴灿烈宿醉后肠胃一定不舒服,吴世勋心血来潮放弃叫外卖准备自己下厨。

 

切菜的时候吴世勋才发现自己真的是很久没在家里呆过了,昨晚跟朴灿烈吵架的对话在耳边响起,他其实早就气过了,说到底为什么吵架,还不是因为爱。他都清楚的,昨晚朴灿烈迷迷糊糊的叫了一晚上他的名字,神志不清的吐了好几次,吴世勋被折腾到几乎是整夜没睡。

 

他打定主意等朴灿烈醒来之后不再提两人吵架的事就此翻篇,结果没想到醒来的朴灿烈可怜兮兮的一副总想道歉的样子,关键还总有意无意提到昨晚的事,现在还问到被金钟仁嘲笑的摔杯子的事。

 

可是他是真的不想让朴灿烈为昨天的事内疚自责,吵架的时候他的确是很火大,但看到昨晚朴灿烈那么难受自己是完全没了脾气,谁让他就是舍不得朴灿烈不好过呢。最后眼睛一闭心一横,脸不红心不跳的坚持睁眼说瞎话,

 

“啊,你说那个啊,昨晚钟仁送你回来看到那套杯子好看就送给他了,你要是不同意我回头让他还回来。”

 

朴灿烈愣了半天,突然鼻子一酸,一下反应过来一系列的事,吴世勋的黑眼圈,床头的碗,换好的睡衣,划破的手,消失的杯子。那么骄傲从不低头的吴世勋居然一句没提昨天吵架的事,给足了自己面子,他怎么会愚蠢到相信吴世勋会把杯子送给金钟仁,何况还是对他俩意义非凡的东西,上次金钟仁来家里吴世勋甚至都不准他用那杯子喝水,又怎么会送给他。


吴世勋不打算提昨天的事是因为不想让朴灿烈自责,意识到这点的朴灿烈更想把话说清楚,朴灿烈上前把吴世勋圈进怀里,像只巨型犬一样挂在吴世勋身上,把脑袋枕在吴世勋肩膀,低沉的声音依旧让吴世勋着迷,

 

“我昨天做了个梦,梦见我居然和你吵了架,还说了很多难听的话,我很后悔很害怕,然后我就吓醒了。但是现在梦醒了,所以昨天其实是我的梦对吗。”

 

恳求撒娇的语气,朴灿烈这是打定主意非要让自己开口承认已经原谅他了才肯罢休啊,

 

“所以朴灿烈你现在是准备把一切推给周公是吗,你确定周公愿意替你背这个锅?”

 

朴灿烈眼里闪过一丝诧异,反应过来吴世勋在跟他开玩笑,心中的石头终于落下,他得寸进尺地咬了口吴世勋脖子,轻笑,

 

“那我现在可以申请给金钟仁打电话让他把杯子还给我了吗,那是我最爱的杯子啊。”

  

谎言被拆穿,吴世勋耳朵不由自主的变红,他抬眼瞪那个刚才还可怜兮兮撒娇求原谅的人一秒就变成无赖,恨自己总是对朴灿烈太心软,咬着牙一字一句的说,

 

“朴、灿、烈!”

 

“我觉得比起杯子,你最好先赔我一个手机!”


tbc


============================================


其实我本来只想写个一万字的短篇小脑洞,不过现在看起来离我的大纲还差好远,字越加越多。 = =


评论(14)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