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心

王杰希。

故事我有,我不喝酒。

痛痒番外一【灿勋】

前文传送 →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番外】 all of me

by 14umr

吴世勋心情很糟糕,后果一定很严重。

 

这是金钟仁对吴世勋这一周的反常表现观察得出的结论,放学铃声响起的瞬间吴世勋果然又非常准时地拉起金钟仁冲出了教室,对,这种状态已经持续了一周了。

 

来找吴世勋一起回家的朴灿烈又一次扑了空,被告知吴世勋和金钟仁已经走了,连续一个星期了,还发信息说晚上要和钟仁联机打游戏就不回家了。吴世勋在躲他,傻子都能感受出来。

 

南方的小镇,阴雨的冬天没有北方冷。

 

才怪,吴世勋翻着白眼,听着CD店里的歌,心想小爷我都要冻哭了好吗。初三那年寒假的时候他和朴灿烈去北方玩了一圈,回Y市那天一下飞机瞬间被冻成狗的吴世勋直往朴灿烈身上贴,把脑袋埋朴灿烈领子里嘟嘟嚷嚷地说着真的觉得他们这儿比北方冷多了好吗,是谁规定的南方就不能用暖气了,空调这玩意儿完全不顶用啊。

 

然后现在就在吴世勋抱怨第123次好冷的时候旁边的金钟仁实在是受不了了,

 

“所以吴世勋你搞毛啊,每天一放学就把我拉出来在街上瞎转悠,我本来都跟边伯贤约好了今天去初中部看新转来的那个小学妹的。”

 

边伯贤跟他提了好多次,说绝对是金钟仁的理想型,今天边伯贤好不容易把她跟她朋友约出来,吴世勋这个克星居然二话不说又把他计划给打乱了。本来他现在应该正跟美女打着情骂着俏,但是现实却是他正在陪着吴世勋看似漫无目的地在大街上闲逛,还他妈冷得要命。

 

听着金钟仁嘴里不停念叨的小学妹吴世勋不快地皱起眉头。

 

“怎么你们现在发春还会传染的吗,就那么想谈恋爱?”

 

倒是没想到吴世勋会突然没头没脑的冒出这么句话,想到吴世勋近来的反常举动,一提朴灿烈就转移话题,金钟仁试探性地问了句

 

“你跟朴灿烈吵架了?”

 

吴世勋也没料到金钟仁会问得这么直接,不说话算是默认。其实也不是吵架,只是他单方面的不爽,然后不理对方。

 

“哟哟哟,这什么情况,朴灿烈会跟你吵架?他都恨不得把惹你生气的人全都揍一顿他还舍得跟你吵架?”

 

金钟仁一连串贱兮兮的反问句,问得吴世勋脸上一阵青一阵白,虽然是这么个情况但是被金钟仁这么一说怎么感觉那么怪。

 

“诶,他没跟我吵,只是他最近交了女朋友我总不好再继续跟他黏在一起咯。”

 

“啊!对,我都忘记问这茬了,我听说他新交那女朋友是隔壁校的校花啊,那个混蛋怎么从小桃花运就这么好。”

 

“说谁混蛋,朴灿烈是你能说的吗。”

 

“哈?我。。。c”

 

对上吴世勋的眼神金钟仁硬生生把骂了一半的脏话收了回去,金钟仁很想大喊一声大哥,你能不能有点你正在和朴灿烈闹别扭的自觉啊,你这护自己人的反应是不是有点过了!

 

吴世勋不理他转进一家在角落里装潢复古的CD店,一边看店里的CD一边自顾自地说给金钟仁听, 

 

“知道友谊的小船吗,友谊的小船你懂不懂?两人中一人脱单会说翻就翻的,懂吗?懂?恩?”

 

懂你大爷,翻你妹的小船,中二病能不能治!金钟仁在心里回他,但是他从小在吴世勋面前就只有认怂,所以表面上他是这样说的,

 

“你是大爷,你说是什么就是什么。”

 

不再跟金钟仁瞎扯,吴世勋开始挑CD。这家店有很多老CD,现在市面上已经买不到的绝版,吴世勋看得认真,金钟仁颇为无聊,见吴世勋没有继续说话的打算,又不怕死地凑上前去添了句,

 

“你这么不爽是因为你看上朴灿烈他女朋友了?”

 

给金钟仁的脑洞点赞,吴世勋还很给面子地仔细思考了一下金钟仁的问题,他见过两次朴灿烈那个所谓的女朋友,确实名副其实的校花,但是吴世勋觉得也就那样吧,再漂亮他都没什么感觉,对于女生他是真的向来没什么想法,每次有女生告白他都能面无表情的回绝,对于男女之间那些事他就更没兴趣了。他们这个年纪大多数男生都已经看过A片,金钟仁和边伯贤每次在他家里嚷着要一起看片他都兴趣缺缺拉着朴灿烈去客厅打游戏,他也想过是不是自己不正常,还问过朴灿烈,结果朴灿烈说他也不感兴趣。他本以为他和朴灿烈是一条战线的,还经常嘲笑金钟仁边伯贤满脑子都是肮脏思想,谁知道现在朴灿烈居然找了女朋友,还真是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他又不开心了,金钟仁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我审美可比他高多了好吗。”

 

“好吧,那我们现在在这里是做什么,你下了课急急忙忙的冲出来就是为了买CD?”

 

“朴灿烈生日要到了,看看送他什么好,我记得上次他说喜欢哪个乐队来着。”

 

“啥?!吴世勋你是不是有毛病,你是不是耍我!谁他么刚说的你和朴灿烈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的?!!!!你在跟朴灿烈吵架的期间居然每天拉着我给朴灿烈选生日礼物?!”

 

吴世勋手里挑出几张CD拿到里面去结账,完全不看抓狂的金钟仁,买到了Guns N’ Roses 86年的EP《Live! Like a Suicide》他心情很好,结完账看到金钟仁还一副我很郁闷我很受伤我要日狗的表情顺手一把搭上对方肩膀,借着2厘米的身高优势压着金钟仁,

 

“说翻就翻这不是也能说上就上吗。”

“........”

 

很多事情有时候就是这样,你越躲着谁就越是会遇见谁。在吴世勋和金钟仁勾肩搭背一路斗嘴到金钟仁家楼下时就看到了坐在台阶上打手机游戏的朴灿烈。朴灿烈脸色挺难看,看到吴世勋之后收起了手机,站起来朝两人走,冷着脸问,

 

“哦?你俩不是在家联机打游戏吗,打得哪一出这是?”

 

吴世勋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又想问他在这里等了多久,被朴灿烈的低气压震得好半天才问出一句明知故问的话, 

 

“灿烈,你怎么来了。。。”

 

他明明已经刻意用明亮的语气说了,换来的却是一阵窒息的沉默。凭白无故地涌起的一阵心虚感让吴世勋没有勇气抬头,毕竟是自己躲人在先撒谎在后,气势上就弱了一大截。但是一想到对方交了女朋友又觉得委屈,虽然他也说不上为什么委屈,而现在明明应该生气的是自己,怎么他朴灿烈看起来反而更生气。

 

“吴世勋你躲我干嘛。”

“对啊,我干嘛躲你。”

 

答非所问得理直气壮,谁说我在躲你,空气里弥漫着一股随时都会被引爆的火药味道,吴世勋一想到是朴灿烈谈恋爱在先显然比刚才要有底气多了。不过金钟仁要哭了,吴世勋我上辈子是不是欠了你的钱为什么总是拖我下水,被朴灿烈盯得头皮发麻,尴尬地笑着把吴世勋还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臂拿下来,拍拍吴世勋僵硬的肩膀,还得小心翼翼地问,

 

“要不,我先回避一下?”

 

见吴世勋没再搭理自己,朴灿烈又一副你赶紧走的表情,金钟仁默默在心里诅咒吴世勋999次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快地冲上楼梯一次头也没回,生怕被战火硝烟波及。

 

其实吴世勋已经想了一个礼拜自己为什么要躲朴灿烈,但是不但自己没想出个所以然,反而越想越烦。从出生就在一起,因为是邻居又只有两岁的年龄差,一个白羊一个射手,好像天生就该在一起。

 

吴世勋从没细想过为什么自己从来都没对女生感兴趣,跟金钟仁边伯贤喜欢的那些大胸美腿比起来吴世勋觉得还不如捏捏朴灿烈的大长腿好,有些事情好像都是自然而然的。

 

相对于吴世勋对待感情的迷迷糊糊朴灿烈倒是看得很清,年长两岁的他对吴世勋可以说是宠上了天。当初吴世勋一脸焦虑地跑来问他说自己是不是有问题,为什么跟钟仁伯贤一起看A片的时候自己一点反应都没有,朴灿烈强压住内心的喜悦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这正常得很啊,正常男人都这样,不正常的是思想肮脏的金钟仁和边伯贤。吴世勋将信将疑的问朴灿烈那你也对那些没兴趣吗,朴灿烈差点就脱口而出我何止没兴趣,我看A片脑子里想的全特么是你!不过看吴世勋一脸纯真又忍住了。

 

只是到后来朴灿烈又郁闷地发现各方面都很聪明但是感情方面异常迟钝的吴世勋可能只是比较晚熟,只是暂时对于感情方面没什么经验,说不定吴世勋只是还没遇到喜欢的女生,这样的认知又冲淡了吴世勋可能也喜欢自己的喜悦。

 

吴世勋从小皮肤白净性格内向,偶尔还被当成女生,他是不爱跟任何人添麻烦什么都喜欢憋在心里的人,所以总被外人以为是高冷傲慢。偏偏又生得好看,明恋暗恋他的女生一抓一大把,吴世勋除开在朴灿烈金钟仁他们几个面前会展现出开朗活泼的一面,大多数时候他是不怎么说话的。他不屑于解释一切他不在乎的事情,这种恃宠若娇恃才傲物的性格还偏偏拥有一大群女生的追捧让才上高一的吴世勋成功惹来了一些高年级的男生的嫉妒和不爽。

 

所以某一天放学后高年级的几个不良少年把因为朴灿烈有社团活动而落单的吴世勋堵在巷子里要教训他。吴世勋身子骨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瘦弱,根本不是这些常常打架的不良们的对手,彼时的少年都是刚对男女之事懵懵懂懂情窦初开的年纪,为首的黄毛看到吴世勋明明身上已经狼狈不堪但是面上依然冷漠不可一世的表情,竟然生出一股强烈的想看吴世勋满脸潮红眼带泪痕在自己身下求饶的欲望,想要征服这个异常漂亮的男生。

 

都是男生为什么吴世勋的皮肤比女人还白净光滑,面容也精致得不输给任何一个当红女星,鬼使神差的让其他几个男生控制住吴世勋的手脚,伸手要去解吴世勋的校服衬衣扣子,吴世勋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地问他们要干嘛,那一瞬间他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朴灿烈,救我。

 

朴灿烈喘着粗气出现时看到的就是吴世勋头发凌乱衣衫不整嘴角渗血被黄毛抵在墙上的场景,自己捧在心尖上的人居然受到这种对待,而且黄毛看吴世勋那猥琐的眼神让朴灿烈瞬间怒红了眼,他想都没想拳头就挥了出去。吴世勋从没见过那样的朴灿烈,像一头被抢走了心爱之物的黑豹,吴世勋都不知道朴灿烈原来打架这么厉害。

 

最后以一敌众的朴灿烈把五个高年级的男生全都打倒在地,自己的肋骨也断了三根,身上没有一块完好的皮肤,衣服已经破成了一条一条,整个帅脸都挂了彩,倒在地上强扯了个难看的笑问吴世勋自己刚帅吗,结果看到抱着自己哭得梨花带雨的吴世勋还想说什么却也乖乖闭了嘴,只是忍痛抬起手一下一下的安抚吴世勋。

 

他后悔自己没有陪吴世勋一起回家,也庆幸幸好自己的小学弟碰巧看见吴世勋被高年级的男生带走就立马跑回学校告诉了他。他不敢想象自己晚来一步会发生什么,当他看到黄毛居然把手伸进吴世勋衣服里时所有的理智都断了线,好像突然间也就坦然接受了自己对吴世勋的感情,就算吴世勋一辈子都不懂也没关系。

 

朴灿烈在家休养了三个月,最开始的一个星期朴灿烈疼得厉害,朴父朴母工作脱不开身朴姐又在忙着准备出国资料,吴世勋就请假在家照顾朴灿烈。朴灿烈伤筋动骨好多东西都要忌口,吴世勋就每天去网上找适合病人的食谱自己学着做。他本来头脑就好,对于做饭也是学得快,晚上吴母做饭偶尔也去请教,厨艺算是练出来了,倒也是把朴灿烈的胃给惯出来了。

 

好在吴世勋从那时起也觉得料理很有趣,往后的日子也经常以美食要挟朴灿烈为他做各种事,以至于多年后两人真的住在一起做饭的事宜也顺理成章地落在吴世勋头上。

 

后来学校因为朴灿烈打架斗殴还伤了那么多人要记他大过,不管是谁挑起的因为什么理由,打架终究是事实,加上被打的学生家长也不是省油的灯,非要学校处罚朴灿烈。吴世勋是从小就听着朴灿烈说他以后一定要去耶鲁大学法学院,那个传说一样的地方的。

 

吴世勋深知如果档案里有处分记录对耶鲁这种极其注重学生素质的学校来说是多大的污点,吴世勋去求了三天时任教育局局长的舅舅,保证直到毕业自己绝对不会跌出年级前三,并且放弃了从小励志要和朴灿烈一起去耶鲁法学院的愿望答应了父母要求他的学医,才愣是把朴灿烈记大过的处分改成了写检讨。

 

但这些都是很多年之后朴灿烈陪吴世勋去看望他舅舅才知道的事。高考填志愿的时候朴灿烈甚至因为吴世勋明明可以跟自己一起去F大的法律系却报了B大的医学系而大吵了一架也是后话了,只因朴灿烈从小的计划里都有吴世勋的参与,他又何尝甘心。

 

申请成功耶鲁大学法学院的那一刻朴灿烈大概永远都不会体会明明有机会却不能跟他一起站到世界顶端的美丽风景的吴世勋内心有多么遗憾,高处不胜寒,我却无法陪着你。

 

不得不错失他在美国最风光的那两年,不能参与他人生最重要的时光,没办法分享他实现儿时理想时的喜悦的吴世勋像个局外人一样在大洋彼岸的这一端的学生宿舍里一边看着朴灿烈的ins上po出的同学为他庆祝的毕业典礼视频,一边按着删除键删掉刚打出的一行评论,关上电脑抱着一大摞临床医学的参考书去自习室准备马上要来的期末考,那句删了又删的评论就这样埋在心里,

 

“灿烈啊,恭喜你,不能陪你一起真的很抱歉。”

 

以上都是后话,此时在金钟仁楼下的朴灿烈吴世勋两人正在因为不明不白的对话各怀心事。说到底冷战真的不适合他们。

 

这场无声的对峙最终以朴灿烈的率先投降终结,他拿倔强的吴世勋没辙,又不能自己去撬开他的嘴。

 

“算了,什么时候想说什么时候说吧,我回家了,你早点睡。”

 

本以为朴灿烈至少还会再问两句自己晚上去了哪里,做了什么,结果他居然说算了,然后还要回家了。吴世勋心里空空的,冬日的冷气四面八方往他的身体钻,整个人都凉透了。

 

“朴灿烈你给我站住!”

 “........”

 

朴灿烈站住了。

这大概是更早意识到自己对对方的情感的那一方,总是会没由来的恐慌,恐慌得不到回应,怕戳破这一层友情的幌子连朋友也做不成。所有的单恋大抵都是这样,大多数时候对于争吵也好,冷战也好,朴灿烈都属于不知道拿吴世勋怎么办好的状况。

 

他怕说太多会暴露,又怕什么都不说会被误会。就好比这次,他很想知道吴世勋在气什么,他完全摸不着头脑,但是态度又不能太强硬,是对自己的感情没有信心?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与其说对自己的感情没有信心什么的,倒不如说就是患得患失太怕失去吧。

 

朴灿烈觉得自己不是遇到问题逃避的人,但是刚才吴世勋光是把手搭着金钟仁跟他有说有笑就已经能让他嫉妒,吴世勋遇到不开心的事了,他告诉了金钟仁却没告诉自己,这样的认知让朴灿烈内心无比煎熬。可能对吴世勋来说,自己就是一起长大的哥哥,跟后来认识的金钟仁边伯贤一样,只是他们在一起时间长一点而已。或许就仅此而已,他怕自己再多呆一分钟就会控制不住直接把吴世勋扛回家,这种长达十几年的类似单恋的苦情还是同性终究是不能言说。就这样吧,早就做好了这样的准备,吴世勋该有自己的朋友圈,不能总依赖自己,对他来说也是好事。

朴灿烈在心中对自己洗脑无数遍之后终于说出了刚才那句话,但是吴世勋似乎一句话就能让他瞬间破功。

“都是因为你害我吃不好饭睡不好觉,你现在怎么还敢说走就走。朴灿烈你凭什么说话不算数,朴灿烈你为什么骗我说你也对女生不感兴趣,朴灿烈你怎么能谈恋爱。。。”

越说声音越小,垂头看了眼冻得通红的双手,觉得更委屈了。

听完吴世勋的话朴灿烈疑惑不解,他在原地傻愣愣地盯着吴世勋看了半天后突然呲牙笑了,他亮出两排大白牙,那句“都是因为你”听得他心里所有的因为不能说的不敢说的像寒冰一样刺骨的忧虑都瞬间融化了。

 

他两步并作一步上前一把把吴世勋扯进怀里,女朋友,有一个吴世勋他朴灿烈还要什么女朋友啊,他早就做好了终生不娶的觉悟了。

 

回家路上,非要朴灿烈像小时候一样背着自己的吴世勋趴在朴灿烈背上,晃着自己的两条细长腿有一搭没一搭的拿自己毛绒绒的脑袋去蹭朴灿烈脖子。

 

“你跟她真的没什么?”
“我们只是因为两个学校合办社团活动吃过两次饭。。。”流言真可怕。

“可他们都说经常看到她在学校门口等你!”

“但是我都在教室门口一直等你啊。”
“她那么好看你没动心吧?”
“没你好看。”
“真的不喜欢她?”
“喜欢你。”
“没听清!”
“朴灿烈喜欢吴世勋。”

 

“嘿嘿。”

 

静谧的夜色里被拉得老长重叠着的影子,还有路灯下某人红透的耳根笑弯的月牙眼。

cause all of me

loves all of you

 

-------------------------------------

 

因为太晚直接回了朴灿烈家的吴世勋躺在床上突然接到了金钟仁的电话。


“喂!吴世勋你俩什么时候能聊完啊,我还等着你上来联机你倒是快点啊!”

“……我跟朴灿烈回家了……”

“……靠!吴世勋你大爷!”

 

番外 完

=========================================================

 

 

评论(8)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