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心

王杰希。

故事我有,我不喝酒。

痛痒 【灿勋】

前文传送 →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番外一


【四】

by 14umr


“钟仁和伯贤要结婚了。”

“噗!”

事情来得太突然,被巨大信息量冲击的吴世勋喷了都暻秀一脸咖啡。

回过神的吴世勋忙扯过桌上的抽纸抱歉的上前帮都暻秀擦脸上的咖啡,一边还没从金钟仁和边伯贤要结婚的事情里缓过来。

“卧槽,金钟仁和边伯贤什么时候搞到一起的?他俩不都有女朋友吗?这tm也行啊。”

这次换旁边的朴灿烈笑出声,给脑回路非同一般的自家恋人解释,

“世勋,你太可爱了。是钟仁和钟仁女朋友结婚,伯贤和伯贤女朋友结婚。”

都暻秀黑着脸虽然一脸看智障的表情表示不想搭理这个弄了自己一脸咖啡的白痴,但是还是把金钟仁和边伯贤拜托他转交的请帖递了过去。

吴世勋和朴灿烈才从Y市回来就被叫了出来,本来是金钟仁约的人,边伯贤也在,两人婚礼是隔了一周定在同一个地方,不过金钟仁说自己婚礼后就会去度蜜月可能没办法参加接下来边伯贤的婚礼,后来发现两人要请的人基本也互相认识,索性两人就改在了同一天一起结。今天是准备亲自送请帖来着,但是吴世勋和朴灿烈到的时候他俩刚好被婚礼场地的负责人打电话给叫走了,所以这件事才被拜托给了都暻秀。

“那也是怪暻秀自己不说清楚。”

呵,这理直气壮不要脸的本事见长,还怪起他来了,

“我说吴世勋你脑子里是不是有黑洞,你以为全世界都跟你俩似的啊,正常人会往那个方向想吗,而且你不是知道他俩有女朋友吗!算了,你吴世勋本来就不是正常人。。。”

被吴世勋气的心肝疼,都暻秀学吴世勋翻了个白眼,还不忘夸张的做了个嫌弃的表情。我们的小王子是那么容易被嘲笑而毫无表示的人吗,吴世勋转过头去拉朴灿烈袖子,还卖萌地摇了几下朴灿烈的手,一脸委屈地撅了个嘴,

“灿烈哥~~对面这个矮子欺负我呢。”

妈的,要被四周的粉红泡泡亮瞎,都暻秀用手挡住眼睛就差自戳双目了,有没有人来帮忙打下小动物保护协会的电话啊!这里有人虐单身狗啊!!惨绝人寰那种!而且为什么还要提身高!长得矮挡着你路了吗!挡着你俩秀恩爱了吗!你俩那么高我也挡不住好吗!

朴灿烈搂过吴世勋,笑得一脸灿烂,陪吴世勋演戏也权当逗他开心,有意无意地看了眼都暻秀,漫不经心地开口,

“噢,对了,话说上次暻秀你找我说的你们公司的那个法律顾问的事我看我还是再考虑一下。”

“......我靠,朴灿烈你这个护犊子的妻管严,太不要脸了。”

被说妻管严也完全无所谓地端起杯子优雅地喝了口咖啡,朴灿烈一副我就乐意你管得着吗的表情,都暻秀怒睁眼睛,然而只有忍。

都暻秀学的金融,大学毕业就直接进了他爸在S市的公司,如今已经基本全权接手了这边的事务。仗着同学加发小的双重关系,自然是想尽办法笼络这个抢手的大律师。

“是,吴世勋当然不是正常人了,我们世勋是天使嘛,是贵族啊。”

迫于利益淫威的都暻秀违背良心的说了上面那段话。

都暻秀觉得吴世勋真的是间歇性抽风,只要有朴灿烈在他就是能怎么撒娇欺负人怎么来,朴灿烈不在又能立马恢复到万事都跟我无关的安静。说到底就是朴灿烈太宠他,并且就是有本事宠到无法无天的地步。

关键两人互相吵架到要分手的时候都还能同仇敌忾的一致对外,这样的两个人在一起也算是为民除害了,真是可惜了两幅生得好看的皮囊。

跟都暻秀告别之后吴世勋说想去附近的教堂看看。

一路上吴世勋都没再说话,跟刚才在咖啡厅简直是两个人。等红灯的时候朴灿烈侧过去去看吴世勋,吴世勋安静地在看窗外。

“在想什么。”
“SF集团那个董事长的离婚官司结案了吗。”

有点诧异吴世勋会提这件事,突然反应过来刚才在咖啡厅里表现出的嘻嘻哈哈或许只是吴世勋刻意的掩饰,掩饰自己心中的不安和抗拒,他其实不是很想跟吴世勋聊这个对俩人来说略显沉重的话题,婚姻。

吴世勋一般是不过问朴灿烈工作上的事的,但是这个离婚官司几乎闹得满城风雨,其中一个主角现在就躺在吴世勋所在的医院,割腕自杀的抢救手术是吴世勋做的。另一个则是朴灿烈离婚官司的当事人。SF集团的董事长张昊盛白手起家,和他的妻子沈菲菲一路从摆地摊到现在的市值200亿的上市集团公司,被媒体津津乐道的励志故事,连公司都是用妻子的名字命名,现在居然因为离婚还闹到了自杀的地步,还真是讽刺。重点是,这简直就跟他哥哥吴亦凡的故事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吴亦凡的前妻并没有抢救过来。在吴世勋看来这就是男人飞黄腾达之后抛弃糟糠之妻的管用手段。

小时候父母工作忙,吴亦凡对吴世勋来说亦兄亦父,对于吴亦凡吴世勋除了崇拜就是敬仰,前妻因为离婚的死对吴亦凡的打击也是巨大,一气之下他留在了英国。自己从小当做偶像的人居然在婚姻上栽了这么大的跟头这让吴世勋从心底里对婚姻产生了巨大的恐惧,尽管与朴灿烈相爱也没能让他消除掉对婚姻的抗拒。朴灿烈不是没跟他提过结婚的事,虽然两人都是男人可能不会像女生那么期待一辈子最重要的婚礼,但是朴灿烈觉得婚姻是一种象征,一种见证,可笑的是吴世勋居然觉得结了婚两人的感情就会变质,朴灿烈自认为解不开他这个心结,因为吴亦凡已经没有办法再跟他的前期重修于好,解铃的系铃人都没办法,所以朴灿烈也不再提,再者结不结婚对两个男人来说都不是会影响那么大的事。

毕业之后他们也参加过不少同学同事的婚礼,只是那些对吴世勋来说都不重要,因为他不关心那些人,但是这次不一样,这次是他的挚友,朴灿烈知道他又开始胡思乱想,想要是金钟仁和边伯贤像他哥一样该怎么办,但是若是能让挚友得到幸福又有什么不可,吴世勋就是这样,总是让自己处在矛盾中心,一方面抗拒一方面却又控制不住被吸引。

到教堂的时候朴灿烈把车停在一排棕榈树下,吴世勋推门下车。

棕榈树高耸入云,蔚蓝的天空被映衬得格外高远,有一点风,风中飘散着树木的清香。

棕榈树茂密挺直,微风掠过树叶。吴世勋闭着眼睛仰着头张开双手一脸虔诚,往前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想象着朴灿烈宠溺地说他们都是老公的时候的样子,想象着两人穿着一黑一白的礼服手挽着手走在这条林荫大道上,想象着神父问他们是否愿意跟对方共度一生,想象着执子之手能否与子偕老。

回过头看到朴灿烈安静帅气地站在原地,远远地满怀爱意看着自己。吴世勋的眼睛晶莹黑亮,有一点感动的莹光点亮他樱花般美丽的面容,他开始往回走,一步一步依旧小心翼翼,走到朴灿烈面前,他伸出双手环住朴灿烈的腰,把脸埋在朴灿烈胸前,糯糯地年糕音委屈地说,

“灿烈,我有点想我哥。”

tbc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