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心

王杰希。

故事我有,我不喝酒。

痛痒 终章

前文传送 →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番外一


【五】


金钟仁和边伯贤的婚礼在度假村如期举行,天公作美阳光明媚,蔚蓝天空绿地草坪。两人都被漂亮的新娘挽着,笑得幸福无比。

吴世勋和朴灿烈分别作为金钟仁和边伯贤的伴郎站在旁边,穿着西装打着领结,阳光打在头发上反射出温柔的光晕,神采奕奕,远远看着就像三对新人。

都暻秀笑着打趣,拿出手机要给两人在婚礼现场拍照发朋友圈以假乱真,朴灿烈配合的揽过吴世勋,吴世勋也把头靠过去举起食指和中指放在嘴边比了个耶。

都暻秀放大照片不住咋舌,这世上估计再没人比他们俩更适合对方的了,

“啧,般配,要不你俩干脆也一起结了得了。”

朴灿烈闻言略显担忧地看了眼吴世勋,不过吴世勋倒跟没事人一样,还拿过都暻秀拍的照片仔细地看,看起来丝毫没有因为都暻秀的话多想,朴灿烈松了口气。

他们站在一排五彩热气球下,后面是草坪,照片里朴灿烈搂着吴世勋满脸宠溺,吴世勋嘟着嘴做着鬼脸笑得甜蜜。这就是日思夜想相爱的模样吧。

“恩!拍得不错!回头我跟灿烈把它洗出来裱好挂客厅。”
“哟,那可不行,我得收版权费,这照片我可是要拿去卖的。”
“得了吧,我还没收你肖像使用费呢。”
“吴世勋你这瞎话真是越说越溜了。”


朴灿烈在旁边好笑的看着两人斗嘴,偏头看到婚礼马上要开始了,转头给都暻秀示意后就拉着吴世勋前往主宾席就座。

两对新人在婚礼进行曲中缓缓走上台,宣读婚礼誓言,伴随着两位新娘的一声我愿意,掌声欢呼声交替着响了起来。然后是交换戒指。

吴世勋被感动了,他看着自己空荡荡的手突然有点羡慕新娘被戴上戒指的那刻,他歪着脑袋去看朴灿烈,本来看着台上的朴灿烈像是感应到吴世勋的视线一样,把视线也投递过来,视线接触的时候依旧是无声地笑。

仪式结束后,两位新娘去补妆换敬酒服,宾客入席。朴灿烈和吴世勋作为伴郎会陪同新郎新娘一起敬酒,朴灿烈自知酒量不好,能躲过的酒都被他变着花样躲掉了,吴世勋倒是正好相反,一杯一杯烈酒急着下肚,朴灿烈看在眼里,却也没做反应,只是饮酒间隙体贴地让他吃点东西。

敬完酒回到餐桌上时吴世勋已经有点头晕了,他们坐在vip包间,桌上都是从小玩到大的熟到不能再熟的,还有金钟仁的几个哥哥,都是知道吴世勋和朴灿烈两人关系的朋友。

现场还在放着音乐,是Sweetbox的WeCan Work It Out,吴世勋昏昏沉沉地把头靠在朴灿烈肩上小声跟着哼。

I cann’tsee why everybody has to fight

Cos two wrongs don’t make a right

A fall in life is justified

That is what they say

Life’s too short

There must be another way

We can work it out

Together we can change it

We can work it out

Together we can make it

And if we just forgive in this world we live

And share some love

We can work it out

We should live to the fullest each and everyday

Cos there’s no stop in time

Andyesterday’s past mistakes shouldn’t bring us down

Life’s too short

There’s no need to be afraid

We can work it out

Together we can change it

吴世勋抬眼静静看着朴灿烈,他有千言万语,可是他却一句也说不出。他们以后的路还有好长好长,可以一句一句慢慢说。但是生命又如此短暂,时间是不会停止的,有什么困难他们都该一起去解决,一起去面对。There’s no need to be afraid,We can work it out。


婚礼闹到晚上很晚才结束,因为两人都喝了酒,没有喝酒的金家大哥金俊勉说开车送他俩回去,吴世勋说好久没坐过公交车了,想坐公交回家,拜托金俊勉把他们送到附近的公交站就好。


公交站已经没有人在等车,朴灿烈和吴世勋上车的时候车上只有司机和一个下晚自习的高中生,他们坐在靠后的双人座椅上,吴世勋喝了不少酒坐下就把头靠在朴灿烈肩上闭上眼没再说话。

朴灿烈看着那个靠着窗的高中生低着头抓紧一分一秒做着数学卷子的背影慢慢与记忆中那个清瘦的影子重合。

高中三年的吴世勋真的是学霸中的学霸,朴灿烈不懂为什么吴世勋那么执着于年级第一,连放学回家在公交车上都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学习的机会,背单词他还会拉着朴灿烈一起偶尔考考朴灿烈单词,做数学他就会完全忘记朴灿烈在旁边如果没人提醒他到站他绝对会坐到终点站那种。

他会给朴灿烈划考试重点,把重要的题型抄给朴灿烈做,回回都让金钟仁羡慕得想和朴灿烈对换人生。每次只有考完试的那一周吴世勋才会像现在这样把头靠在他肩膀上一路睡到家。朴灿烈在想这个靠窗的男生一个人不知道会不会坐过站。


吴世勋没有睡着,他在想很多事,脑子里来回盘旋早上跟吴亦凡的对话。


头条晚上朴灿烈帮着忙婚礼的事很晚才睡,吴世勋有早起的习惯,便没叫醒他。

吴世勋给吴亦凡打电话的时候伦敦时间凌晨2点,电话接通的时候里面的人大声吼道,

“你小子知不知道现在几点你就给我打电话!”

“上午九点啊,怎么哥你还在睡懒觉?”

被吴世勋认真的语气打败,他的宝贝弟弟心里一有事智商就会被狗吃了。


“所以发生什么事了?”

没想到吴亦凡问得这么直接,让还想跟他开玩笑缓解下气氛的吴世勋突然犹豫着要怎么开口,这通满是撒娇意味的电话。

大概有四五次深呼吸那么长的时间,吴世勋还是没说话,吴亦凡大概是猜到了,试探地问,

“是因为婚礼的事吗”


“嗯?嗯?哥怎么知道我要说什么?”

他从来没跟吴亦凡提过,金钟仁和边伯贤也不像是会去通知吴亦凡的人,吴亦凡之于他们一群人就是吴世勋特别厉害的哥哥,他们还在念高中的时候吴亦凡就已经因为生意在满世界跑,连认识都算不上都是通过吴世勋的口述所以并不是很熟,没有吴世勋可能就是陌生人的关系,那么吴亦凡要知道这些事只可能是,


“嗯,灿烈给我打过电话。”


果然。


“啊,真是的,他什么时候给哥打电话了我怎么不知道。”


“就上周日吧。”

上周日,去教堂那天,他说他想他哥的那天。朴灿烈总是记得他说的每一句话并且放在心上。


“哎,世勋,我从来不知道哥的婚姻给你带来这么大影响,哥真的很抱歉。”


“啊啊?哥突然间这是说什么呢。。。”


自己对于婚姻的恐惧来源他从来没跟任何人说过,包括朴灿烈。朴灿烈从前给他提过婚姻的事他也只说两个男人没必要,但朴灿烈知道,自己没说出口的话他都知道。

不需要多说一句那个男人就能从自己的表现看出端倪猜出缘由却从来不在吴世勋面前提起,这是属于他们的默契,这是来自朴灿烈不打扰的温柔,吴世勋陡然升起一股心疼内疚,那个男人为自己做的事总是不说出来,默默地温暖得不成样子。


“世勋,哥真的很抱歉没有让你知道,其实我和你嫂子并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和她之间是没有爱情的。我们的婚姻只是一纸协议,为了利益才不得不在一起,她的死也不是为了挽留我那只是一个意外,她不是自杀。”

“……”

“我很抱歉没有早点告诉你这些,那个时候你就要高考我不想让你分心。但是世勋,你和灿烈不同,你们从小在一起有二十多年的感情基础,你们之间的感情是我们任何人都无法相提并论的,你们在一起的时间甚至超过和我这个亲哥哥在一起的时间,很多时候我都很感激灿烈,是他给了你陪伴。可能你觉得对你们来说可能婚姻确实没那么重要,两个男人结婚也很可笑,但是世勋,我感觉得出来,灿烈他很在乎,他曾在我面前保证过,爱你胜过爱自己。”


吴世勋举着手机站在阳台消化着吴亦凡说的每一句话,身后是躺在床上还在熟睡的爱人,像被一块巨大的石头压在心上,被窒息感压迫得呼吸不畅。


“世勋?在听吗?”

半天没有得到回应的吴亦凡听到吴世勋开始喘气有些担心他的身体。


“嗯,哥,我在听,你说。”


“你记得你们跟家里坦白我从英国回来那次吗,你们回S市的时候爸妈把灿烈拉到一边说话。”


吴世勋点头说记得,当时他还问过朴灿烈爸妈跟他说了什么,不过当时朴灿烈不正经地回答说问他他们俩谁在下面,他羞红了脸只顾着生气也忘记继续追问,鬼也知道他是在瞎说,爸妈怎么可能问这种问题,就算要问也是问自家儿子吧。


“爸妈问他,你们俩谁在下面。”


“………你说什么?!爸妈怎么能。。。”


他爸妈居然真的问了朴灿烈这么过分的问题?!朴灿烈不是在开玩笑,他爸妈居然真的问了朴灿烈这种问题?!被这样的认知填满了脑子,就算是自家父母亲自问他他也会立马翻脸,作为一个男人被对方父母问这种问题,吴世勋震惊得拿手捂住了嘴,完全不敢去想象当时的朴灿烈有多尴尬。


“爸妈只是担心,毕竟任何一个父母遇到儿子这种情况都会想到这个。”

了解自家弟弟的吴亦凡怕吴世勋走极端出声安慰。

“可是他们可以来问我啊。。。!”

“吴世勋,朴灿烈回答的是他在下面。”

“灿烈说…他在下面?”

吴世勋不记得怎么挂的电话,他终于知道每次有父母在朴灿烈都多多少少的别扭是为什么,对还曾因为担心两人感情会变质的自己深深自责。

所有的不安和恐惧都在一瞬间被击碎,朴灿烈的温柔深入骨髓,朴灿烈的体贴充斥每一寸肌肤,空气所到之处都是他给的爱,阳光透过落地窗打在卧室,有什么甜蜜的感觉渐渐填满他之前被不安所占据的心,吴世勋的视线定格在朴灿烈难得放松的睡颜,一瞬间,泪流满面。

“世勋,醒醒,到站了。”

思绪被朴灿烈轻轻的声音打断,吴世勋不在意司机异样的眼神,就那样抱着朴灿烈的胳膊下了车。

公交车站离家还有一段步行的距离,吴世勋被夜晚的凉风吹着清醒不少,松开抱着朴灿烈胳膊的手兀自走到前面去,走几步又回头向朴灿烈招手示意他跟上,夜色丝毫没有顾虑地洒在两人的肩头,吴世勋觉得朴灿烈好像瘦了,想到最近一个月发生的各种事,他鼻子一酸,突然朝着朴灿烈快步走过去,走着走着变成了跑。

朴灿烈看着跑过来的吴世勋咧着嘴笑,站在原地张开双手等着吴世勋,越来越近的时候吴世勋三步并作一步跳起来抱住了朴灿烈,被冲击力撞得往后退了两步,朴灿烈接着吴世勋,原地转了一圈,像痴心的骑士抱着自己心爱的公主。


“怎么了小孩儿,还没睡醒呢。”

吴世勋望着朴灿烈,一世深情都在那一汪清如明月的月牙眼里,双手慢慢环上朴灿烈的脖子,在朴灿烈的注视下,微红着脸,轻轻送上自己的双唇。

用只有两人听得见的声音,柔情似水。

“朴灿烈,我们结婚吧。”


全文完。

______



ps: 这个平淡的小故事就这样平淡的结束啦,谢谢支持的小天使们。之后应该还会有一个番外这样,么么哒。

评论(13)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