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心

王杰希。

故事我有,我不喝酒。

痛痒 番外二 钟情

前文传送 →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番外一


【番外】 钟情

by 14umr


推开手术室的门,家属们纷纷围上来,身后的护士一边跟家属们说着手术很成功一边把病人推向病房。


吴世勋脱掉白大褂,揉着额头,又是一个8小时的手术。拍了拍脸让自己稍微轻松一些,他向电梯走去。

 

“叮”。轻微的一声响,电梯门慢慢打开了。里面空无一人。吴世勋闭着眼靠在电梯内壁上,没有任何阻碍地从12楼到达了1楼。门口的保洁阿姨习惯性地向他打了个招呼。


“吴主任,下班了吗?”

“嗯。”他点了点头,“今天真冷。”

“是啊,您该多穿一点才是。”和他妈妈年纪差不多的女人和蔼地笑着,“注意身体啊。”

吴世勋拉了拉衣领,从自动门走了出去。玻璃门一拉开,冷风夹杂着雪花就迎面扑了上来,生生地在脸上留下了几道划伤一样的疼痛。吴世勋缩起了肩膀,仿佛在这一瞬间才意识到冬天来临了,然后慢吞吞地迈出了脚步。

又是一年的冬天,又是一年的结束和新一年的开始。现在的吴世勋已经是四十出头的中年人,不再是当年那个清冷俊秀的少年,在某人面前还能时不时撒娇卖个萌,时间的沉淀把这个男人打磨得更加有有魅力,他依旧英俊,却多了一份成熟沉稳,出色的能力让他成为年轻的外科主任。本就不苟言笑的性格,加上一年四季几乎都泡在医院里除了做手术就是做研究,所以大部分病人和医护人员都有点怕他。只有刚来医院的小女生会不怕死的上前搭讪,换来的也只是一个严厉的眼神。

 

偶尔会有年轻的医生聚在一起悄悄讨论这个完美的高富帅主任,到底结婚了没。有人说看到他无名指上戴着戒指,是何等幸运的女人才能嫁给他,但是大家又纷纷表示从没见过任何女人出现过,跟吴医生共事的医生护士们都从来不提吴医生的私事,果然是因为太热爱工作了吗,敬业工作的男人在年轻姑娘的嘴里好像又更帅了一些。


细小的雪花打着卷儿落在他黑色的大衣上,有些甚至钻进了他没有拉紧的衣领,带来彻骨的凉意。他却恍若未觉,只是有些发呆地停下了脚步。


城市里满满的新年气息,那样欢乐祥和的气氛和孑然一身的吴世勋格格不入。他像是和这个城市被什么东西隔开了一样,就在耳边的新年歌也遥远得有些模糊。

记忆中似乎有很多相似的画面。在很久很久以前的某个新年,记忆中那个模糊了面容的男人别过脸递过来小小的盒子,镇定自若的表像并无法掩饰已经泛红的耳根,打开的盒子里是那枚现在戴在自己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然后他听见了自己黏糯的年糕音小声说着“新年快乐”。

那到底是多久以前的事了呢?现在竟然已经模糊得像梦中的某个场景一样。他想要伸手去抓住那个越走越远的背影,直到迎面走来的女人发出了一声惊讶的低语,恍惚中回过神来。

“吴。。。医生?”

吴世勋收回视线,看着面前漂亮的年轻女人。她有一双很有魅力的大眼睛,在路灯下就像闪着光,缓慢地和记忆中的某个人重合起来,亮得刺痛了吴世勋的眼睛。

“李……秀丽?”

名字一出口,某些片段就好像开始破裂的冰层一样,在心底深处翻搅起来。李秀丽微笑着点了点头。岁月为她平添了不少韵味,让吴世勋竟然想不起少女曾经的模样。

两个人的对话十分短暂,因为老公在不远处招手李秀丽很快就离开了。吴世勋却在从见到女人开始就在努力寻找着不对劲的地方。他忽然觉得头好痛,为什么女人的眼睛那么亲切,为什么女人一副很担心自己的表情,为什么那本该联系着他们俩的部分一片空白,为什么她像是刻意避开什么一样匆匆结束了话题,为什么看着她的眼睛就想流泪?

他抬起手看着无名指上的戒指,自己结过婚吗,在头痛到就要炸开的时候,终于它们和脑中一些残破的画面重合起来。

“星光路发生重大车祸事故,两死一伤,伤者已经被送到手术室,伤得非常严重。"

""手术很棘手,吴医生你白天才做了两个手术,要不还是换别人吧。”


护士跟在吴世勋身后试图劝说。


“你都说了伤得很严重,这个时间医院除了我还有谁能做这个手术,你是准备现在打电话让张医生赶过来?等他到医院直接去太平间见?”


护士闭了嘴,然而手术室后等待吴世勋的却是吴世勋一辈子的噩梦,一语成谶。

 

吴世勋忘了他最后是怎么出的手术室,他好像突然记起了自己跪在手术台边眼睁睁看着朴灿烈的心电图变成一条直线,他想起了朴灿烈说把他身体还可以用的器官都捐出去,他终于知道了那个女人的眼睛为什么他看见了就想哭,他想起了朴灿烈吐着大口大口的血用尽全力说的那句世勋,我爱你。他说,吴世勋,连同我的份一起活下去。


此刻的吴世勋,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穿着一身西装,在新年的第二天蹲在医院外面的马路上,捂着脸哭得撕心裂肺。


为什么那天要加班,如果不是非要参加那个会诊朴灿烈就不会在忙了一天后还在下着那么大的雨夜里开车来接自己。为什么当时没有现在的技术,要是自己再厉害一些说不定就能救活他了,无法原谅自己的无能为力,只能每日每夜地呆在医院做研究做学术。

朴灿烈,我好恨你,为什么要把我一个人留在这世上,还让我要连同你的份一起活下去。你知道因为是你最后的愿望所以我肯定会答应的对不对,是不是因为我一直欺负你所以这次你要报复我。可是怎么办,灿烈啊,我真的好想你,我来陪你吧,好不好,你肯定要骂我不遵守约定,但是就算被你骂我也不要再和你分开了。

 

我已经为你独活了十年,这次换你来。

 

大货车刺眼的远光灯下,吴世勋张开双手,

 

“朴灿烈,我来找你了。”


吴世勋猛然睁开眼,却觉得眼皮又酸又涩,还沉得很,脸上却是一片冰凉。

他伸手一摸,满手湿漉漉的眼泪,还有额上的冷汗,黏腻又干涩的感觉很不舒服。可是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他慌忙坐了起来,打开床头的台灯。

暖色的灯光照亮了小半个房间,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家具摆设。惶恐地回头看向身旁,恋人脸埋在枕头里睡得正香甜,裸露的胸膛微微起伏着,手还搭在自己腰间,肌肤的触感真实无比。

终是忍不住带点确认意图地轻轻戳了戳他的脸,看着对方无意识的撇了撇嘴,手心下传来温热的触感,总算是让人安心了。

还好还好,拿手在胸口顺了顺气,打算去洗个脸再回来,准备抽走的手却被人握住了,朴灿烈睡眼惺忪地看着他:“怎么了?”

吴世勋反射性地别开脸,结果朴灿烈一把把恋人拉了过来压在自己身上,朴灿烈捧着他的脸细细地看着:“怎么哭得这么惨?做噩梦了?”

吴世勋几乎要脱口而出的话又被自己憋了回去,那样的事光是想想就已经够让他后怕了,简直不想再提。他翻个白眼面不改色地撒谎:“梦见我被狗咬了,结果它死活不松口把我给急哭了。”

朴灿烈却狡黠地笑了:“撒谎。该不会是梦见我死了吧?”

吴世勋心里一咯噔,立马变了脸色。对方于是更恶劣地笑了起来:“做梦都能哭成这样,要是我真的——”

“闭嘴!!!!!”几乎是条件反射地抬手去捂朴灿烈的嘴,朴灿烈被吴世勋的反应吓到,睁着眼睛看着吴世勋。吴世勋瞪着身下的恋人,想开口骂他,正好对上那双眼睛,梦里的场景浮现,手术台上那双眼睛,看着看着就突然没了脾气,他叹了口气,松开了手把头埋在恋人胸前,闷闷地说着

“只要你还在就好,不要说瞎话。”

 

朴灿烈就那样任吴世勋趴着过了很久很久,他意识到吴世勋可能真的做了个很糟糕的梦。


他们曾经吵过一次特别严重的架,从那之后吴世勋就变得很没有安全感,但是他从来不会表现出来,这是他第一次这样完完全全的把自己的不安展现出来,那些他平时绝不会表露出来的脆弱。

就算那仅仅只是一个再虚幻不过的梦,梦中那种绝望的痛苦却好像被用力烙印在心脏上一样,呼吸困难到酸涩,喉咙就像被人掐住一样,反反复复灼烧着他的痛处,久久不能平复,好像必须要这样一直听着朴灿烈的心跳他才能安心。

“灿烈……灿烈……”吴世勋蹭掉眼角的泪水,主动吻上了恋人的锁骨,声音沙哑地说着,“永远都不要丢下我一个人...拜托。“

环抱自己的力量收紧了。吴世勋抬起脸,看着近在咫尺的恋人,就这样真实存在的恋人,终于笑了。

吴世勋的笑容就是最好的催情剂。朴灿烈愣神了几秒,随即翻过身体把吴世勋压到身下挪动身体吻了上去。吴世勋用力的回应着,把那令人窒息的恐惧连着胸腔的空气一起挤出去。

所有一切的不安,尽管是因这个男人而起,但也在亲吻的时候因为这个男人消失了。

“朴灿烈,你记住”

“要是有一天你先我而去,我也一定不会独活”

“绝不会为你而活”

“绝不会因为你求我活下去我就一个人孤独的老去”

“我会把你从坟墓里挖出来”

“所以”
“朴灿烈,你必须和我白头偕老。”

 

end

=============================================


这个关于钟情的平淡的小故事正文+番外就全部完结了,谢谢喜欢的各位,还有些恶搞的小短篇,新坑也请多支持~


评论(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