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心

王杰希。

故事我有,我不喝酒。

倒刺【灿勋同人】

ps:我把之前的删了,那篇当初是为了写搞笑版,现在改了一下人设,时间线就全改了,干脆就重新写了。


【正文】


倒刺

by 14umr

 

所以你的心是石头做的吗,吴世勋。


0) 

梧桐树是流动的绿色,阳光在午后变得透明,蜿蜒向所有它可以到达的地方,空气里绷着平缓而舒畅的节奏,虽然已经立夏,但是难得没有阳光的午后,微风轻拂过皮肤,凉凉的很舒服。

 

操场上人声鼎沸,天空像是被飓风吹了整整一夜,干净得没有一朵云。只剩下彻底的纯粹的蓝色,张狂地渲染在头顶上面。像不经意,随手打翻了蓝色的墨水瓶。晕染开的,千丝万缕的蓝。朴灿烈一个人仰躺在教学楼顶,枕着校服外套睡觉,脸上搭着一张不知道刚哪个小女生塞给他的情书。

 

如果没有与吴世勋的相遇,这份宁静,将完美地停留在这个离夏天最近的地方。

 

 

1)

春季学期开校一个月,新入学的高中生经过一个学期的认识至少对同班同学算是比较熟悉了。


午间休息,对于市一中这样的省重点,大部分高中部的学生都会抓紧时间在教室做题,偶尔也会有一些男生隔三差五来操场打打篮球踢踢足球。不过对于朴灿烈这样的Z班学生来说倒是做什么都无所谓,或者说什么时候对他来说都是休息时间。

 

朴灿烈手撑着操场边看台上的栏杆,目光无焦距,一脸无聊盯着下面篮球场的人打球。身边的金钟仁和边伯贤在指着篮球场边几个把校服裙改得超级短的女生大声说笑。

 

“哎,这胸得有D吧,这腿白得,哎卧槽,这特么童颜巨乳啊。”

“就不知道床上爽不爽了,哈哈哈。”

“诶诶黑皮你能不能含蓄点。”


边伯贤对金钟仁鄙视得斜了一眼又拿脚尖去戳了两下他小腿,金钟仁正要反击就听到一个大声喘气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烈哥烈哥,有人跟我们争足球场子,还把我揍了!”


说话的是Z班的一个男生,捂着还能看出青了一块的右眼,男生叫赵高,因为这个名字被取笑了很久,还得了个小高子的外号。

朴灿烈转过身坐在栏杆上,依旧懒洋洋。他看了一眼脸上挂彩的男生咧嘴一笑,

“活该。”


边伯贤也在旁边没心没肺,“哈哈哈哈哈,就是,肯定是你欠,该揍。”

 

 “哈哈,下次抢场子之前你得记得报你灿烈哥大名啊!”

 

金钟仁笑着帮腔。

 

朴灿烈看赵高一副快哭的表情,没再继续逗他,利落地跳下栏杆上前拍拍他肩膀说,


 “谁啊这么嚣张,烈哥给你报仇去。”


赵高看朴灿烈这么一说本来都蔫儿了立马又凑上去说,


 “就那个高一A班的,瘦高瘦高,长得还挺漂亮。。。。。。”


 “哈?漂亮?”打断赵高的话,朴灿烈反手在他头上一巴掌,“我可不打女生。“


 “你行啊,被一个女生揍了,还是A班的,说得我都有点好奇了。”


金钟仁一听是美女倒是来了兴趣,瞬间从地上弹了起来。


 “不是,是。。。。。。”

看三人误会了赵高真想糊自己一嘴巴,不过词穷的他确实只能想到漂亮这个词来形容。


 “哟哟哟,是吗,我也挺感兴趣的,走啊,灿烈、钟仁,看看去,反正也挺无聊的。”

 只要跟美女有关的边伯贤都附和金钟仁,立马怂恿两人去看。


朴灿烈对两人无奈, “A班是吧,叫什么名字。”

 

“叫吴世勋,不过烈哥,烈哥啊。。。。。。”

赵高那句话愣是被三个人打断后再没接上,本来是来找朴灿烈给他出头结果居然是这种走向,而且显然三人对吴世勋误会有点大,他急得想说又没机会说,最后只能对着三人的背影大喊,而这边已经被边伯贤兴冲冲拉走的朴灿烈完全没听见。

 

他们的教学楼很大,A班顾名思义,是全年级最好的班,但里面的学生并不是固定的,只要考进年级前30就可以进A班,所以每次月考之后A班都会有新的人来有旧的人走。这对于刚刚踏入高中的学生来说听起来似乎很残酷,但这也是这所百年名校能经久不衰在全省众多高校中排名第一的原因之一。不过对于普通家庭的学生来说要想在高考中取得好成绩,之前的残酷又有什么,未来社会面临的残酷又何止这些。


除了A班这种尖子中的尖子班之外,还有B班到F班是实验班,都是差点就能进A班的好成绩,A班的学生也基本都来自这五个班。除开这些班,剩下的就是普通班了。

 

当然朴灿烈所在的Z班并不是普通班的一员,Z班,A班的反义词,全年级最烂的学生,对于他们学校这样升学率达90%的省重点,这样的学生大多是家庭条件非常优越,家里给学校捐了很多款的纨绔子弟,朴灿烈是这群人的老大,不仅因为他爸是学校校长,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对于这群每天来学校上课就是换个地方打发时间的富二代官二代来说,他朴灿烈最厉害的,是打架,他在学校能打,出了学校依然能打。

 

他们这一拨基本都是学校初中部直升上来的,早在初中的时候就出了名,学校的初中部和高中部完全像个两所学校。初中部是贵族学校,昂贵的学费是大部分成绩好家境普通的学生望而却步的原因,所以学校的初中部大都是些顽劣二世祖,也不乏一些想要认识富二代想尽办法跻身进去的女生。高中部除了初中部直升的学生外就是其他学校通过入校考试考进来的优等生了。


A班在二楼最左边的角落,和其他班都隔了一个露台,因为要安静,故意跟其他班隔开。Z班在二楼的最右边的角落,同样跟其他班隔了个露台,因为他们太吵了,站在窗户边其实和A班远远隔空可以对望。两边都有单独的楼梯,Z班的学生本都看不惯那些好好学习的书呆子,所以朴灿烈他们基本没有往教学楼的左面活动过。金钟仁和边伯贤纷纷表示早知道A班会有漂亮女生他们倒是不介意偶尔路过几次。

 

相比右边的吵闹,越往左走教室外越安静,只能听见笔尖在作业纸上划过的沙沙声和轻声抖动的翻页声,让三人完全没有收敛的脚步声显得特别刺耳。

 

高一A班教室里甚至都没有学生趴在桌上午休,金钟仁摇头咂嘴表示无法理解,就算是为了高考这特么也才高一吧,勤奋过头。

“这座位上也没贴名字,谁特么是吴世勋啊。”

 

金钟仁站在空当拉过一个出来上厕所的戴眼镜的男生,男生矮金钟仁一头,驼着背典型的书呆子,被金钟仁一头浪奔和穿得吊儿郎当的校服吓得差点腿软,一看就知道是Z班的,何况他金钟仁多出名。 

 

“同学,麻烦叫一下你们班的吴世勋。”

 “啊?。。吴世勋不在。“男生往教室里瞥了一眼往上推了推眼镜想了一下,”吴世勋应该。。这会应该不是在足球场就是在图书馆。。。”


金钟仁一拍脑门,”哎呀,傻逼了,刚小高子明明说抢足球场来着,肯定在足球场啊。“


朴灿烈满脸黑线,不想承认自己居然跟着他和边伯贤犯这种弱智的错。


眼镜男生紧张地回答完想赶紧离开,结果又被金钟仁提了回来,反正人看不到了总可以问问吧,

 

“诶诶,你别急着走啊,我问你,她长得漂亮吗?”

 

这下是真的被金钟仁的问题问得有点短路,男生一时没反应过来会被问这样的问题,等在旁边的边伯贤又问了一次之后他才意识到他们是真的在问吴世勋长得漂亮吗。

 

“漂。。。漂亮。。。。”

 

“看来小高子没瞎说,行了,你走吧,谢了啊。”

 

没有看到吴世勋,金钟仁和边伯贤表示挺遗憾的,朴灿烈倒是无所谓地耸耸肩,他对漂亮女生没什么太大的兴趣,从小到大他身边不知道换过多少女生,他长得帅,家里有钱,什么样的女生他得不到,对他来说太容易得到的都没什么意思,他本就是被金钟仁和边伯贤怂恿过来的。

 

边伯贤还想去足球场看看,显然朴灿烈并不是很感兴趣,也就只能作罢。待在这儿也挺无趣,三人都标准地双手插兜姿势正准备从A班这边的楼梯往下走,突然楼梯间传来声音。

 

“世勋啊,中午总是来回跑要是太麻烦下次就别过来了。”

 

因为这个名字都不约而同地愣在原地的三个人,就那样站着看着名字的主人慢慢出现在楼梯间的拐角处。

 

黑色柔顺的短发,脖颈处的肌肤细致地像玉瓷瓶,薄薄的唇角带着笑意,还穿着春季校服最普通的那件白衬衫,袖口微微挽起,胸口别着一个小小的校徽,校服像是为他量身剪裁过,肩线和手臂的长度都不差分毫,齐整妥帖,露在外面的地方都很白,而且很瘦,非常瘦。也确实,非常漂亮。

 

“这漂亮是挺漂亮,就是胸挺平啊。”金钟仁在后面小声说。

 

边伯贤一记白眼丢过去,

 

“平你大爷啊,你是不是瞎,这他妈明显是个男生好吗。”

 

金钟仁还在和边伯贤争,朴灿烈完全被吴世勋吸引过去了,被议论着的吴世勋完全没有注意到这边,他的注意力全都在身后的人,尽管侧着脸,依然看到笑得一脸干净纯白,轻轻地说,


 “鹿哥,我不麻烦啊。”


 

2)

一见钟情这样的事发生在朴灿烈这样的花花公子身上显得有点滑稽,对方还是他最讨厌的A班的学生,关键还他妈是个男的。


要是金钟仁和边伯贤知道了第一反应一定是把放出这个一听就不靠谱的假消息的人揍一顿,不过这个人是朴灿烈本人他们就无话可说了。


其实说一见钟情略显夸张,应该纠正一下,不如说暂时对吴世勋那张脸比较感兴趣,他朴灿烈什么好看的女生没玩过,但是吴世勋确实不一样,是不同于女生的干净漂亮,值得每一个从他身边走过的人为他多停留几秒视线。


可惜和他们讨厌A班一样,作为年级第一考进来的吴世勋,对Z班的厌恶完全不输给Z班对A班的讨厌,品学兼优的三好学生和无恶不作的坏学生之间的互相嫌弃好像是每个学校约定俗成的习惯。


吴世勋比他低一点,腰板和他校服肩臂上的折线一样笔直,走路不低头眼神不四下乱瞟。跟鹿晗告别之后,用余光瞥了一眼教室外面的三人,和朴灿烈擦肩而过,头都没有扭一下,说不出的傲气和挑衅。


还挺拽,朴灿烈勾起嘴角,回头朝还没反应过来的金钟仁和边伯贤动了下下巴。

“走吧。”

吴世勋回到座位上前面的张艺兴立马转过头来,

“Z班的朴灿烈来找你,你没事儿吧。”


吴世勋拿出一张数学卷子,铺平在桌上,一边在卷子最上面写名字,一边头也没抬地回张艺兴,


“能有什么事,在教室门口把我打一顿吗。”


“哇,你们居然有过节!”

看张艺兴居然一脸兴奋准备挖八卦的表情吴世勋白他一眼,


“有个鬼的过节,中午他们班的几个男生过来抢足球场来着,鹿哥都说算了让给他们结果他们还不乐意非要动手,其实就一误会,他们是欺负惯了人以为谁都好欺负。”

“嗨,打架这种事你该给我打电话啊。”


“给你打电话干嘛。”


“让我去把你打架的英姿录下来啊,你这么优秀的三好学生打架的录像得多珍贵啊。”


“。。。张艺兴。。。滚蛋,别打扰我做题。”


朴灿烈他老爸是这所百年名校的校长,姐姐是国际名模,吴世勋在杂志上看到过他姐姐,和朴灿烈长得特别像。他妈是百亿资产的大老板,不过没人见过他妈,据说一直在美国。所以朴灿烈虽然不爱学习但完全不影响一大票漂亮成绩好的姑娘对他投怀送抱,这么诱人的背景对他来说要不要好好学习看起来确实没什么意义。


这些都是吴世勋被动地听张艺兴跟他说的,在张艺兴不住感叹上天是多么不公平的时候吴世勋却不以为意,要什么就有什么的人生该是多么枯燥乏味。


吴世勋的父母都是大学教授,他是货真价实从小受高等教育书香门第出身,虽比不上朴灿烈家但也算家境优越,他们家就住在F大里,是教授级别才能住的比较高档的家属区,从小院子里一起玩的孩子就算调皮也都是在家特别听话特别乖的。他是耳濡目染从小发自内心的喜欢学习,不为高考,不为出人头地,单纯就是喜欢。他觉得这是件神圣的事,所以他其实打心底里厌恶Z班那群纨绔子弟在本该学习的地方抽烟打架。 


高中生活本就无趣,张艺兴很喜欢去逗吴世勋,惹毛吴世勋是他的业余活动中必不可少的乐趣。张艺兴是吴世勋的小学同学,初中同学,两人又一起考进了一中,跟吴世勋可以算青梅竹马了。吴世勋性格冷淡但不冷漠,张艺兴没见过他真正生气,与其说他是性格好,倒不如说他是什么都没放在心上,也就不会有什么放心里去了。

 

 对于好学生来说,课堂时间其实过得很快,中午发生的小小不快吴世勋转瞬即忘。第三节下课的时候吴世勋收到了鹿晗的短信,

“世勋啊,校园艺术节要到了,哥得去学生会交代点事,你放学自己回家啊先。”

都能想象对方满是歉意的表情,鹿晗是和吴世勋从小一起长大的吴世勋一个院子里的哥哥,鹿晗是真的品学兼优各方面都很优秀的全才,他也是除了吴世勋爸妈对他最好的人了,对幼年的他来说鹿晗是无所不能的,大他两届的鹿晗从未跌出过年级第一,在和初中部直升的学生竞选时当选了学生会主席,踢足球很厉害,舞跳很好,歌也唱得很好听,吴世勋是真的很崇拜他,鹿晗就像亲哥哥一样,所以在青梅竹马的张艺兴面前都显得异常高冷的吴世勋在鹿晗面前可以说是各种撒娇用尽。


一中的高一学生是没有晚自习的,一是为了培养大家的自觉性,二是因为白天的课程特别紧,这是学校对高一学生唯一的优待。鹿晗因为两个奥赛一等奖和省级优秀生被直接报送B大了所以也不用上晚自习,所以没有特殊情况他都跟吴世勋一起回家。高三学生因为学业繁忙会把学生会主席交给下一届高二的学生,但是因为鹿晗太优秀,学生会有什么事还是会把他找回来请他帮忙。


吴世勋故意没有回信息,张艺兴在前面给女生讲题,他退出短信界面把手机支在张艺兴后背和自己课桌之间看游戏解说视频,他热爱学习,但是同样热爱竞技类游戏,用他的话来说,所有有挑战性的事情他都喜欢,况且对他来说玩游戏完全不耽误他学习,他照样年级第一。10分钟课间休息快到的时候手机又弹出一条信息,吴世勋盯着手机看了一会,眯起眼角手握拳拿起来挡住了上扬的嘴角,


“乖啊,听话,估计得挺晚,你别等我,我给你带巧克力奶茶回来。”

“知道了,前主席。”

 

放学的时候张艺兴看教室门口没有像往常一样等吴世勋的鹿晗,便跟着吴世勋一起往校门走,


“你今天怎么不跟你鹿哥一起回家。”

“他学生会有事。”

“啧啧,前会长大人还真是大忙人。”


吴世勋低头在手机上打字没注意到张艺兴讽刺的表情,张艺兴看吴世勋居然一反常态没有因为他说鹿晗反驳自己,凑过去看他手机,果然是在跟鹿晗发信息。

 


“诶诶诶!那边那个!“

张艺兴正准备嘲笑吴世勋两句,就听到正后方传来的声音,他出于好奇转过身,看到了中午跟朴灿烈一起的另外两个男生中矮一点的那个,他不确定是不是来找吴世勋的,正想叫吴世勋,结果对方突然伸出手对他挥了挥,


”对对对,就你!你过来一下!”


边伯贤两手撑着膝盖喘着气,他刚从教室一口气冲到校门边,为了追上他们两个。张艺兴对边伯贤有点莫名其妙,他看了眼周围,然后又伸出手对着边伯贤指了指自己,不确定地张嘴做了个“我?”的口型。


边伯贤冲他点了点头。


张艺兴看边伯贤脸上因为剧烈奔跑泛起的粉红很是可爱,跟吴世勋说了一声朝他走过去,


“哟,怎么今天Z班的学生这么有空这么看得起我们这种A班的‘书呆子’,连放学都穷追不舍。”张艺兴说话是跟吴世勋面前习惯了的暗里损人,边伯贤倒是不以为意,他中午没看见坐在教室里的张艺兴,这会凑近了倒是看仔细了,和吴世勋那种比女生还精致的好看不同,张艺兴是那种五官端正线条明朗的标准的阳光帅哥,边伯贤喜欢一切美好的事物,不分性别。


“啧啧,真没想到你们A班除了吴世勋还有你这样的帅哥,可惜可惜。”


张艺兴被他一脸惋惜的表情逗笑,

“过奖过奖,你也很可爱。”


边伯贤歇得差不多,缓过气了,他站起来拍拍手,对张艺兴的夸奖一脸不屑,

“我边伯贤好歹是身高185风流倜傥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所有少女见了都扑上来的宇宙大直男好吗,你居然说我可爱,这叫帅。”

张艺兴的注意力完全被对方身高185的自我催眠吸引后面说了什么根本没听进去,他愣了半天才又哈哈笑了两声,心想边伯贤这人还挺逗,


“所以185的大帅逼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


“嗨,也没什么事,”边伯贤边开口边往校门外走,“就是想让吴世勋落单而已。”


“靠,”张艺兴这才想起吴世勋,回过头去看早就没了影,他和吴世勋回家本就不同路,要在校门口分路,想到中午的事张艺兴跨步到边伯贤面前揪住他的衣领问,

“让世勋落单你们要对他干嘛?!”


边伯贤挑眉,不慌不忙的把张艺兴的手掰开,慢条斯理地理了理衣领,

“我说你们好学生怎么回事,怎么这么爱动手,还有你这个人怎么说翻脸就翻脸呢,刚不还夸我可爱呢么。只是灿烈要单独找他说点话,不想让别人在场。”

本来紧张起来的张艺兴又要被边伯贤逗笑了,但是想到是朴灿烈还是要问清楚,

“所以?他要干嘛。” 


“虽然我也不知道他要干嘛,但是灿烈貌似是看上吴世勋了。”


张艺兴睁大了眼睛在脑子里拼命组织语言,发现他140的语文成绩都无法准确形容此时此刻的心情,最后他还是放弃了,只说了一句,


“卧槽。”


 

这边吴世勋走到校门口要跟张艺兴分路的时候才发现张艺兴不见了,他刚才想着怎么回鹿晗信息完全没有听到张艺兴说让他等一下的话,想着张艺兴可能被谁叫走了,他在心里骂张艺兴走了也不说一声,然后给鹿晗回了句记得奶茶,就把手机收起来放进裤兜里。

 

他没想到会在回家路上看到朴灿烈,朴灿烈蹲在人行道边的绿化带边,嘴里叼着烟,两手没空地在手机上激烈地操控游戏里的角色,看到吴世勋走过来,他几下把游戏结束,起身跺了跺脚朝吴世勋走过去,眼睛一直盯着吴世勋。

 

吴世勋以为朴灿烈是因为足球场的事来找他,中午那个男生走的时候的确是说过让他等着他要去找谁来着,后来听说是Z班看来八九不离十是朴灿烈。心想朴灿烈这是要在这里把自己揍一顿还是怎么着,他埋头专心致志地思考要是朴灿烈真的在这里把他揍了,他去学校告状老师会不会理,再抬头的时候朴灿烈已经就在他面前十厘米的位置。


夕阳透过道路旁的树枝脉络印在他脸上斑斑点点的明亮,他听见朴灿烈说,

“吴世勋,我送你回去吧。”


----------

tbc


评论(6)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