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心

王杰希。

故事我有,我不喝酒。

倒刺【灿勋同人】

倒刺

by 14umr

 

4)

 

“靠,真他妈当老子上辈子欠了他的!”

 

一脚踢开教室门,朴灿烈带着火气走到自己的座位上,一路还踢倒几个桌子,吓得几个门口的学生都站了起来。

 

趴在旁边睡觉的金钟仁也被吵醒了,以为是谁在教室打架正要骂人就看到隔壁朴灿烈一张臭脸,顿时幸灾乐祸地把边伯贤踢醒,还躺在椅子上脚翘在桌上睡得正香的边伯贤被金钟仁一踢直接从椅子上摔了下来。

 

“卧槽,你他妈。。。”边伯贤骂金钟仁的话说到一半就看到金钟仁一脸贱兮兮地让他去看朴灿烈,瞬间眼睛一亮,

 

“哟,烈哥,这是哪儿去了啊,发这么大火。”

 

朴灿烈摸出打火机,愣了一下又把火机塞回裤兜,拿出一个棒棒糖。

 

“别他妈明知故问。”

 

吴世勋说过不喜欢他抽烟,但是嘴里习惯了含着东西,有一次回家的路上吴世勋看他犯烟瘾就顺手递给他一个棒棒糖让他以后想抽烟的时候就吃棒棒糖,时间久了他倒是也养成了习惯,一摸火机就想到吴世勋厌恶的脸,也是他妈服了自己,这种时候还想着他吴世勋不喜欢。

 

 之前A班的学生说吴世勋中午不在足球场就是在图书馆,他本来以为吴世勋是去踢足球或者去图书馆自习,结果后来才知道去足球场是因为鹿晗有时候中午会跟人踢比赛,去图书馆是因为鹿晗中午会去图书馆看书顺便帮图书管理员整理书归类。

 

朴灿烈在他16岁那年的夏天第一次喜欢上一个人,是个男生。还多了个非常强大的情敌,也他妈是个男生。

 

这是多操蛋的事。

 

偏偏吴世勋随时随地张口开口都是他鹿哥,他说一句鹿晗不怎么样吴世勋还跟他急。他中午为了吴世勋天天吃一楼食堂,每天下午为了送他回家要多花一个多小时,他每天早上比以前早起来四个小时,就为了跟他一起去学校,结果他各种不领情。


“得,我他妈真是自作多情。”


“哈哈哈,没想到你朴灿烈也有这一天啊~”


“可不是吗,我们烈哥就喜欢这种高冷性子烈的。”

 

朴灿烈扯了扯衣领,冷着脸对一唱一和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两人警告地瞪了一眼,金钟仁看朴灿烈好像真挺火大赶紧对着边伯贤使眼色,


“你最近不跟A班那个叫张艺兴的走挺近吗,你不给你烈哥问问那鹿晗和吴世勋到底什么关系,看看把我们烈哥火成什么样了都。”


边伯贤闻言立马绕过金钟仁,屁颠屁颠地凑到朴灿烈面前,


“关系啊,”拖长声音,一脸欠揍,“人家可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相亲相爱,情同手足。。。。。。”


“差不多得了啊,”朴灿烈被气笑了,抬脚毫不客气地往边伯贤屁股上踢过去, “有完没完,你是不是还要说相敬如宾。”


边伯贤揉着屁股往后退到墙边,举起手求饶,“没没没,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朴灿烈忍住暴揍边伯贤一顿的冲动,冷淡的脸缓和下来,问,

“鹿晗保送的是哪所大学。”


似乎没想到朴灿烈会问到这一步,朴灿烈居然关心鹿晗要去哪所大学,这不是在说要跟吴世勋耗到鹿晗去上大学?金钟仁和边伯贤一下都愣了半分,


“哟,烈哥,你这。。。来真的啊?”


边伯贤和金钟仁是真的有点震惊,倒不是因为吴世勋是个男生。他们这一拨公子哥闹惯了的什么没试过,学校不管,家里不管,金钟仁初中也是玩过几个小男生的,后来发现自己还是喜欢长发大波妹。


吴世勋是长得好看,眼睛漂亮,皮肤白嫩,腿又长又细,而且成绩好脑子好,头发长点胸大一点确实也是80%男生的理想型了。他们震惊的是朴灿烈第一次对一个人的兴趣持续时间这么长,别人可能不是真的了解,大多是从各种传闻里知道的朴灿烈是个什么样的人,但是他们两个毕竟和朴灿烈从小玩到大,朴灿烈是多高傲多牛逼的人,上初中的时候,每学期都有多少女生为了朴灿烈转到他们学校来,其中不乏外校的校花,大多数时候朴灿烈连看都不会多看一眼,偶尔心情好会挑一个比较对眼缘的交往一下,但也是没多久就分手了。也是因为这样记恨他的女生才会传出他的各种难听的传言。


现在朴灿烈对吴世勋的上心程度确实让两人有点怕,毕竟这吴世勋看起来可不太像好惹的。


朴灿烈瞥一眼还处在不可置信中的两人,倒是丝毫不在意,

“我他妈闹着玩儿至于天天这么折腾自己吗。”

 

最后边伯贤告诉朴灿烈鹿晗是保送的B大,是B市最好的大学,在全国也是数一数二的,离他们市2000多公里,飞机得飞接近三个小时。


还有一个多月鹿晗就该毕业了,朴灿烈心情突然好了起来,慢慢勾起嘴角,他就不信鹿晗还能每周都花两三千的机票钱来回跑。

 

学校里发的校服往往过于肥大,吴世勋太瘦了,他母亲帮他修改了裁剪,朴灿烈想起第一次在楼梯间看到吴世勋的时候,深蓝色长裤裹着他的长腿,看起来灵秀动人,不知道校服下面的大白腿触感如何。

 

朴灿烈舔着下唇往椅子后靠,抬起双腿搭在课桌上,不再想鹿晗的事,脑子里忽然浮起刚刚臆想的画面。

 

5)


吴世勋他们班上午英语老师有事换了课,所以最后一节课换成了体育课,操场离食堂近,最后一节是体育课的话一般跑完步集合解散大家就直接去吃饭了。吴世勋想了想还是给朴灿烈发了个信息,说上午最后一节课换成体育课,中午就不等他一起吃了。

发完才觉得哪里不对,好像自己以前中午都在等他一起吃饭一样。

张艺兴端着餐盘过来的时候故意用有点惋惜的语气说,

“哎,少了个人真是不习惯呐。”

吴世勋白了他一眼,正想骂他两句朴灿烈就回信息了,朴灿烈说

“我现在去食堂。”

吴世勋无奈,这人怎么这么不守规矩,现在还上着课他倒是自由,想走就走。在吴世勋这种遵纪守法的好学生面前怎么可以。

“你别早退,我马上吃完去图书馆了。”

“啧啧啧,“不知道什么时候凑到吴世勋面前的张艺兴看着吴世勋的手机咋舌,”什么时候你俩都这么熟了,是谁之前说的最讨厌朴灿烈的。”


吴世勋一愣,自己都没意识到他跟朴灿烈什么时候已经熟到他去哪里都要跟他说的地步了,他把手机锁屏,对着餐盘思考了一下,

“我这是出于礼貌。”

 

 

朴灿烈去图书馆的时候正好看到鹿晗跟吴世勋坐在靠窗的角落里,两人的距离离得如果同时转头就能亲上那么近,他上一秒还在为吴世勋给他发信息兴奋不已,这会就看见鹿晗温柔地靠着吴世勋给他讲题。虽然边伯贤说他们只是关系比较好的哥哥弟弟,但是鹿晗那个宠溺的眼神朴灿烈可不那么放心,一激动就直接冲进去把吴世勋给拉了出来,吴世勋顾着在图书馆没敢大声跟朴灿烈发火,一出图书馆立马想甩开朴灿烈,但手被朴灿烈死死捏住完全甩不开,

 

“朴灿烈你发什么疯!”


“你俩讲个题有必要靠那么近吗?是你是三岁小孩还是鹿晗是三岁小孩,他做什么事你都要陪着是吗,早上一起,中午一起,是不是晚上也在一起睡,恩?!”

 

吴世勋被朴灿烈搞得莫名其妙,朴灿烈总是这样,现在在图书馆这种公共场合也丝毫不守规矩,自己居然之前还跟他讲礼貌,他有点生气,

“这些关你朴灿烈什么事,你管好你自己吧,别成天惹我!“

 

还没人跟朴灿烈这样对着吼过,他已经对吴世勋破例过太多次,能做的都做了,吴世勋不但不领情,居然还敢这么大声的跟他吵,朴灿烈忍了这么多天的火气一下就上来了,捏着吴世勋的手不自觉的加重力道。


“怎么不关我事,我不想每次来找你都看见他!“


吴世勋也不示弱,”那你就不要来找我,我也不想每天早上一出门就看到你,有你在我都不能好好跟鹿哥说话,中午也不能好好看书,你真的很烦,你目中无人顽劣霸道不讲道理,我真的很讨厌你!”


想起这段时间因为朴灿烈自己莫名其妙受到的各种不友善的目光,和完全被打乱的生活节奏,吴世勋也越说越激动,朴灿烈听着听着却冷静了。

 

“所以你是喜欢鹿晗吗?恩?”

 

吴世勋看不出朴灿烈的情绪,突然面无表情的朴灿烈让吴世勋只觉得一股莫大的压迫感。喜欢鹿晗?这个问题问得太奇怪,他一时有点没反应过来,

 

“我当然喜欢鹿哥。”吴世勋被盯得刚才激动的情绪瞬间就平复了,咽了咽口水,声音越说越小,“鹿哥成绩好,性格好,对人温柔,没有什么不会,同学和老师都。。。”

 

“行了,别说了”打断了吴世勋还要继续下去的赞美,朴灿烈把吴世勋的手松开,吴世勋说喜欢鹿晗讨厌他,从小到大还从没有人这样对他说过话,在他面前把自己说得一文不值却另一个男生夸到了天上,视线越过吴世勋看了一眼图书馆里的鹿晗,鹿晗也在看朴灿烈,和刚才对吴世勋的温柔截然不同的冷漠,甚至还有点敌意,朴灿烈突然邪气地笑了。

 

他把手往上按住吴世勋的肩膀,低着头眼睛直勾勾地望着吴世勋,弯起嘴角,

”你说鹿晗什么都会,那他会这个吗。“

 

吴世勋还没反应过来朴灿烈说的会什么,嘴上就传来两片柔软的触感,以及眼前放大的朴灿烈的脸。

 

他被朴灿烈强吻了。

 

6)


”朴灿烈你这个混蛋!“


吴世勋把朴灿烈揍了,为他的初吻,不仅是被一个男生夺走了,还是最讨厌的朴灿烈,好在那个时候周围没有其他学生,不然他的脸肯定被丢尽了。

 

但是他不知道的是,整个过程都被鹿晗看在了眼里。

 

吴世勋的整个下午都心不在焉,脑子里全是朴灿烈亲他的画面。

 

他对朴灿烈的第一印象完全是从各种传闻里听来的,但第一印象牢牢印在脑子里,看见朴灿烈总是会想到八卦小道消息里的他。他和朴灿烈的人生差太远了,他本以为直到毕业都不会跟朴灿烈这样的人有任何交集,朴灿烈完全没有理由的出现在他的生活里,他说的是实话,朴灿烈的确是打乱了他本来的生活节奏。


中午他打了朴灿烈就落荒而逃,脸烫得都可以烤熟鸡蛋了,放学铃声响起的时候他拿起书包就冲出了教室,他要去找朴灿烈当面问清楚他到底什么意思。


但吴世勋没有等到朴灿烈,平时放学的时候朴灿烈都在校门口往他家那个方向不远的地方等他,那天最后朴灿烈都没有出现在校门口,吴世勋在那条路上来来回回走了几次都没有遇到朴灿烈。


吴世勋是个多怕麻烦的人,连交朋友都觉得麻烦,长这么大除了鹿晗这个从小照顾他的哥哥就只有张艺兴一个朋友。他的生活何其单调,甚至都没什么爱好,高一课程对他来说太过简单,完全不用上自习,中午实在太无聊他才会去操场看鹿晗踢踢球。他自己是不爱运动的,说不上是因为懒还是怕受伤,总之他真的是个很无趣的人。


他是个小心与所有人保持距离的人,就连和张艺兴的相处都计算好合适的距离,本以为对于朴灿烈自己完全不放在心上的,随他怎么招惹自己不理就好,但是好像有点没控制住自己。

他应该是讨厌朴灿烈那类人的,但是朴灿烈到底是哪类人,他现在有点看不懂了。朴灿烈其实是高高在上的,传闻里的事又有几个人是真的见过的,这么久了,似乎接触到的朴灿烈跟传闻里那个打架不眨眼,经常让人断胳膊断腿,无数女生为其堕过胎的形象完全对不上号。

虽然还是霸道不讲理,但吴世勋说过不喜欢他抽烟他就改吃棒棒糖,吴世勋中午吃一楼食堂他就再没上过二楼,会早上6点不到就起来只为跟自己一起上学,或者这只是朴灿烈唯独在他面前才会做的事。唯独这样的字眼显得太过暧昧,朴灿烈的闯入让生活三点一线的吴世勋有点措手不及,如果这一切只是因为朴灿烈的那句想和自己交个朋友,那也太奇怪了。

不过他亲了自己是怎么回事,现在突然找不到人又是什么情况,他有点傻了,自己这是被耍了吗。

这算什么,跟别人打赌?真心话大冒险的惩罚?无聊的大少爷一时兴起的打发时间的小把戏?


他突然意识到要是自己表现得很在意是不是很蠢,他该庆幸自己没有等到朴灿烈吗,那他是不是也不该打电话问他人在哪里,他是不是也该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反正都是男生又不会少块肉。 


夜里,吴世勋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窗外是星光疏淡的夜幕,他看了一眼床头的钟,03:00。他居然要因为这种事情失眠,原来习惯是一件这么可怕的事,这才一个月,自己居然已经完全习惯了上下学有朴灿烈在身边。朴灿烈为了捉弄他居然花了一个月时间,他该说他是执着还是实在太无趣。


他突然有点好奇,如果朴灿烈真的在跟人打赌,那朴灿烈是赢了还是输了。

 

7)


“动作轻一点你会死吗?”

张艺兴把背往后面的桌子用力一靠之后,吴世勋不耐烦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意识到吴世勋语气里的火药味他飞快地挺直背,回过头,瞄了一眼吴世勋桌上的数学题。

 

数学天才会因为解不出来数学题烦躁吗,当然不会,他那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已经说明了这位少年从昨天就开始烦恼这件事,从边伯贤那里知道不少朴灿烈的事,年级第二的大脑不是说着玩的,几下就把前因后果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在看热闹不嫌事儿大这方面张艺兴确实和边伯贤天生一对,打定主意,不好好挖苦吴世勋一轮誓不罢休,用不会引起周边同学侧目的音量阴阳怪气地问,

“早上朴灿烈没跟你一起来?”

 

吴世勋被张艺兴一语戳到痛处,虽然他已经想到了,但是早上下楼没有看到朴灿烈他还是闪过一丝失望,但鹿晗居然也反常的没有问他昨天中午发生了什么事。皱起眉头,停下算题的手无意识地转笔,抬头看张艺兴,语气不悦,“有话快说。”

 

张艺兴奸笑,“我昨天放学看到他了,旁边还有一个很可爱的女生,牵着手呢。”

 

张艺兴得意地看着吴世勋转笔频率以肉眼速度减慢。

啪。笔掉了。


现在是早自习后的休息时间,吴世勋在张艺兴的注视下起身出了教室,径直穿过长长的过道,经过了实验班,经过了普通班,到了Z班门口。


吴世勋开始后悔了,自己怎么脑子一热听到朴灿烈昨天跟别的女生在一起没有送他回家居然第一反应是生气,然后还跑到了Z班来。


要是朴灿烈都还没来学校怎么办,现在朴灿烈早上不用来找他,说不定还在家睡觉。要真见到朴灿烈了该说什么,问他为什么玩弄自己的感情?不对,自己对他又没有感情。问他为什么亲了自己又去找其他女生?也不对,他们又不是什么特殊关系。


他的脑子里还在纠结,但是白羊座的特性在这种时候倒是展现出来了,行动快过大脑,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都已经走进Z班教室了。


已经上完早自习,Z班的学生才只到了一半,还从没有实验班的学生敢来Z班,而且吴世勋还一根筋地直接走进了教室,脸皮薄的他好像才意识到自己刚做了什么不得了的事,只能硬着头皮看了一圈教室,跟他们A班截然相反的画风,打游戏的,看杂志的,还有直接躺着睡觉的。

 

朴灿烈果然不在,现在全教室的人都在盯着他。

 

朴灿烈上学都只跟吴世勋到校门,每次进学校吴世勋就飞快地冲进教室,怕被人看到他和朴灿烈走一起,中午吃饭Z班学生都是直接去二楼也没看到朴灿烈跟吴世勋一起,所以他们都不知道现在闯进他们教室的就是朴灿烈口中的吴世勋。


女生们在花痴学校居然还有这么好看的男生她们居然没见过,几个男生看不爽了,以为是来找麻烦的,踢开挡在前面的板凳,几个人痞里痞气地朝吴世勋走去,教室里的人开始起哄,拍桌子敲椅子的,走到吴世勋面前,最前面的男生一把抓起吴世勋的衣领,抬下巴问他,

“喂,你谁啊。”

 

吴世勋皱眉,刚要抬手打掉男生抓自己衣领的手,那手就被一只修长好看的手给捏住从自己衣领上拿了下来,吴世勋看着男生抽搐的表情和瞬间安静下来的整个教室,甚至听得到男生手上骨头碎裂的声音。

 

那个低沉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不大不小,整个教室的人却都听得清清楚楚,

 

“他是你未来大嫂,现在知道了吗。”

 

那一瞬间,吴世勋转头呆呆地看着头发凌乱的朴灿烈,竟然忘记反驳他口中的大嫂,他只是略微预感到自己想要风平浪静的念完三年高中的希望也许有点,难以如愿。

 

 ------------------------

 

Tbc

 

 

 

 

 

 


评论(10)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