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心

王杰希。

故事我有,我不喝酒。

倒刺【灿勋同人】

倒刺

by 14umr


8)

大概所有人都是这样,当一个莫名其妙被你讨厌的人突然告诉你说喜欢你,好像你也不那么讨厌他了,可能还会想,诶,我当初为什么那么讨厌他来着。

 

吴世勋自己都能想象自己现在一定耳根都红透了,及时响起的上课铃声解救了他,简直是用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回了教室。

 

整个上午他们班都在连堂考试,下课都没人出去,中途要去上厕所也会挑上课时间避开人群,朴灿烈靠在A班门口的过道上一上午都没等到吴世勋出来,边伯贤跟在旁边对着过路的女生吹口哨,这种时候金钟仁一般在教室里睡觉。

吴世勋是铁了心要躲着他,电话不接信息不回中午图书馆足球场都没去,下午他们班实验课又在最偏僻的实验楼,愣是让朴灿烈一整天没找到他。

 

好不容易熬到了放学,吴世勋远远看到站在校门口正中间的那个帅得简直飞扬跋扈的人不是他躲了一天的朴灿烈是谁,朴灿烈有点无所事事地把棒棒糖从嘴里拿出来转了一圈又放进嘴里,身后还站了四五个人,吴世勋认得其中有两个是早上在Z班教室看到的。

 

高中部和初中部有分开的校门,下午放学的只有他们高一年级,吴世勋故意在教室磨磨蹭蹭还去小卖部逛了一圈,就是想等朴灿烈走了,结果没想到朴灿烈不但没走,还带了一群人在门口堵他。饶了他吧,他现在还不知道怎么面对朴灿烈啊。

 

他躲在一颗梧桐树后面拿出刚去小卖部买的一次性口罩,又从书包里摸出早上胡乱塞进去的帽子,把自己包的严严实实的,再三确认没人看得清自己的脸才埋着头抓紧书包带子慢慢往校门口挪,祈祷朴灿烈不要发现穿插在三三两两的学生中的他。

 

要是张艺兴在还能帮自己掩护一下,这个张艺兴真是的,早没事晚没事,偏偏这么重要的时候说有事先走了,还从没见他什么时候放学这么积极,在心里把张艺兴诅咒了一百次,紧张地和朴灿烈擦肩而过。好不容易躲过他身后那群小弟,吴世勋长舒一口气,准备把口罩摘下来,立夏后每天都是没有下过28度的热,戴着口罩的自己估计已经被别人当成神经病了。

 

"喂!吴世勋!"

 

还是没有躲过,一句不算大的声音突然从后面响起,低沉的声音吴世勋再熟悉不过,

 

“我去。”

 

吴世勋摘口罩的手停在半空,他愣在原地半秒听到后面慢慢靠近的脚步突然开始撒开步子往前跑,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跑,可是这么一堆不良少年朝他走来他真的只是条件反射地迈开了脚步绝对不是在逃避什么。

 

朴灿烈有点好笑地看着吴世勋的背影,只能跟着跑上去追他,他身后的几个人也跟着跑。

 

路人不时投过来异样的眼神,不明真相的群众眼中看到的景象是一群五颜六色的头发在追一个大热天戴着口罩戴着帽子的怪人,还穿着校服,怎么看都觉得是精神病院的病人跑出来了吧,路边扫地的环卫阿姨摇摇头感叹。

 

常年不运动的吴宅男怎么跑得过从小就跟人干架的朴灿烈,朴灿烈几下就追上了吴世勋,

 

"吴世勋你跑什么啊。"

 

“是啊大嫂,你跑什么啊。”

 

接着说话的是赵高,吴世勋记得他之前跟他们争足球场,已经没了之前在足球场的那副牛逼样,完全一副拍马屁的嘴脸。托他的服朴灿烈才能认识吴世勋,所以朴灿烈最近对他还挺好。

 

明明没跑几步,吴世勋已经累得开始大口喘气,他唯一露在外面的双眼瞪着朴灿烈和赵高,

 

“大嫂你妹。”

 

他其实早上就想这么说的,但当时他鬼迷心窍的居然觉得朴灿烈挺帅,有点不想在别人面前扫他面子,为自己的想法不耻,所以他才躲了一天朴灿烈,现在朴灿烈不但不道歉还带这么多人来看自己笑话,他越想越不爽,脸在口罩下面憋得通红。

 

“你们先走吧,跟金钟仁说晚上我不去台球了。”朴灿烈知道吴世勋脸皮薄,要是再不支走赵高他们估计吴世勋宁愿热死也不会摘掉口罩。

 

“啊?可是。。。”

 

"行了,别他妈可是了,赶紧滚。"朴灿烈对着那个说话的男生一脚踢过去,赵高朝男生使了个眼色,拖着还要继续说话的男生跟朴灿烈打了招呼就走了,整个一副别打扰大哥谈恋爱的觉悟。

 

朴灿烈回头看吴世勋还戴着口罩帽子,伸手去帮他摘口罩,结果一碰到吴世勋耳朵吴世勋就跟触电一样弹开,拿手护着口罩,

 

"朴灿烈你干嘛,不要老是对我动手动脚的!"

 

"。。。噗。"

 

如果不是因为戴着帽子朴灿烈想吴世勋会不会现在头发都气得竖起来了,被他那句动手动脚逗笑,当然知道吴世勋指的是哪件事,朴灿烈摊开手做了个让步的动作,安抚炸毛的小猫,

 

"好好好,我不碰你,你先把口罩摘了。"

 

说完还好心地提醒他旁边扫地的阿姨已经盯着他看了半天,估计是真的把他当成了神经病。

 

吴世勋郁闷地把口罩扯下来,把帽子摘下来塞回书包,胡乱的用手抓了两把头发,埋头开始往回走。他刚才为了躲朴灿烈,其实走的是回家反方向的那条路,也就是往朴灿烈家的方向。他一边走一边懊恼自己这唱的是哪一出啊,从昨天的焦虑不安到早上的暴躁生气再到现在的躲躲藏藏,都是朴灿烈的错。

 

朴灿烈见惯了吴世勋的冷漠,现在看着吴世勋满脸悔恨的一个人在前面自言自语,简直就像另一个人一样,太可爱了,他本来短促的笑了两声,结果越看越觉得可爱,越笑越大声。

 

吴世勋正把一切责任归咎到朴灿烈头上,就听到朴灿烈在背后笑,以为他是在嘲笑自己,他瞬间更郁结了,他转过头很不开心,

“你笑什么。”

“你早上是来我们班找我吗。”


朴灿烈没回答他,倒是提起让吴世勋特别尴尬的事。吴世勋才想起早上去找朴灿烈的事,所以他为什么要去找朴灿烈,因为张艺兴告诉他朴灿烈昨天和一个可爱的小女生在一起,还牵了手!明明中午才亲了自己!!果然跟传闻里一样,而且这个传闻里的主人公现在还一脸无辜的在对他笑,

“流氓!“


他绝不是因为那是自己的初吻才这么生气的,也不是因为太在意所谓的可爱的小女生。


“哈哈,所以你在气什么,气我亲了你吗。”朴灿烈凑近故意在吴世勋眼前把棒棒糖拿出来无赖地舔了两下。


“闭嘴,不准再提那件事。”吴世勋一把推开朴灿烈。


朴灿烈耸耸肩,“害羞?”


“害羞你大爷。”吴世勋转过身不再看朴灿烈耍流氓,他在心里纠结了半天,又觉得不问清楚自己肯定又会去想,虽然有点没面子,但是想到昨晚的失眠,为了他的睡眠质量,

“你昨天放学去哪儿了。”

“啊?”话题跳跃太快,朴灿烈愣了一下,“昨天放学?我回家了。”


吴世勋皱眉,刚才还因为朴灿烈生气的火一下就灭了,不明白朴灿烈为什么要撒谎,他觉得自己又不是真的会介意他和别的女生在一起,搞得好像他真的和朴灿烈有什么一样,


“又不是我要求你每天都要送我回家,但是你突然不送了至少也要告诉我一声吧,你知道我昨天等了你多久吗,如果你要去和可爱的小女生约会提前跟我说一声我又不会拦着你你至于吗,这是基本的礼貌啊,算了,跟你这种人有什么礼貌好说的。”


“啊?可爱的小女生?约会?”朴灿烈有点云里雾里了,昨天放学他确实是有事,一放学就他去了A班想跟吴世勋说的,结果张艺兴说吴世勋已经走了,想到他是因为中午的事在躲自己,金钟仁跟他说女生都是这样的,不能追得太紧,所以他想给吴世勋时间冷静一下。吴世勋又不是女生,果然以后不能听金钟仁那个家伙瞎说。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有用,听着吴世勋说昨天居然破天荒的等了自己,朴灿烈嘴角的弧度越弯越大,

“我说吴世勋,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吴世勋还要反驳什么路边突然停下来一辆加长林肯,就停在他和朴灿烈旁边,吴世勋的视线被慢慢打开的车门吸引过去,这种场景下好像总会有一双穿着高跟鞋的女人的脚先出现在视野里,而事实上确实也出现了一双女人的脚,哦不对,是女孩。


“舅舅!”


一个三岁左右的小萝莉从林肯车上跳了下来朝着朴灿烈跑了过来,朴灿烈抱起小萝莉看着此刻一脸懵逼的吴世勋神情无辜,拿拳头抵住嘴凑到吴世勋耳边压低声音问,


“这是你说的可爱的小女生吗?”

 

“。。。。。。张艺兴!我跟你没完!!!!”

 

9)


现在的吴世勋脸一阵青一阵白,他觉得他一年的喜怒哀乐都被今天透支了,这确实是可爱的小女生没有错,可是为什么他现在那么想打死张艺兴。

 

正在网吧和边伯贤开黑的张艺兴打了第N个喷嚏,本来躲在草丛里用力过猛鼠标下意识地点了下去放了个技能出去,结果暴露了自己在游戏里的位置,立马遭到群嘲,2秒就被杀了。


“卧槽,”因为去救张艺兴也瞬间被杀的边伯贤把鼠标往桌上一扔,郁闷地抓头发,“这群不要脸的以多欺少!”

“哎,搞什么,你是不是傻,你这会单枪匹马的过来不是明显被秒的节奏吗,会不会打。”张艺兴拧开可乐仰起头喝了一口,一边等复活一边教育边伯贤。


“喂,你怎么有脸说明明是你先坑的好吗。”边伯贤撇撇嘴,明明自己是因为去救他才死的居然还被他数落了,到底是谁今晚一直在被秒。


“是谁昨天求我让我带他练级的?”张艺兴抿着唇,酒窝旋出来,“我坑下次你别找我联机了。”


“别别别,大神,我错了。”自从知道张艺兴跟他在玩一个游戏,而且还是大神级别的时候边伯贤已经求了他一个星期,好不容易张艺兴才答应带他玩,一听张艺兴这么说边伯贤脸变得比翻书还快,立马侧过身对着张艺兴双手合十拜托,就差摇尾巴装可怜了。张艺兴心里偷笑,正打算装逼地回一个知错能改就好,结果边伯贤好死不死地又冒出一句,


“就算你再怎么坑都是大神,我不该质疑你!”


张艺兴一口可乐差点被气得喷出来,还没人敢说他打游戏坑,居然还是被一个在他面前连菜鸟都算不上的弱鸡,他眼角不住抽跳,今晚他的状态确实不好,看着屏幕上还有5秒复活的小人咬牙切齿地从齿缝里挤出几个字,

“我今晚一定是被人诅咒了。。。!”

 

诅咒他的人现在也不怎么好过,吴世勋现在尴尬地都想找个地洞钻进去,一切都是因为朴灿烈先莫名其妙地乱亲人,果然还是朴灿烈的错。他很想把朴灿烈骂一顿,心里的小人又举着双手告诫自己冷静冷静,不能表现出自己对这件事的过分在意,认真就输了。


朴灿烈抱着小萝莉,下巴轻扬,"所以吴世勋你是在吃醋吗。"


吴世勋急忙摇头,“吃你妹的醋。“


朴灿烈嘴角露出一丝笑,“不是我妹,是我外甥女。“


吴世勋闭上嘴放弃跟他的对话,知道自己在耍无赖这方面不及朴灿烈千分之一,突然感觉到有人在扯自己的衣服,回过神来正好看见朴灿烈怀里的小萝莉对自己伸出双手,


“抱!”

“啊?”


被吓一跳的吴世勋还没来得及反应,身体已经快过大脑张开双臂把人接了过来。吴世勋这才仔细看清楚小萝莉的脸,,长长的睫毛大大的眼睛,头发是自然卷,吴世勋觉得就像上学路上经过的礼品店橱窗里摆放的芭比娃娃。她刚是叫朴灿烈舅舅,所以这是朴灿烈姐姐的孩子?


“你姐姐居然结婚了?”

“恩,我姐当模特之前结的婚,所以很少人知道。”


连自己身边的人都不关注的吴世勋,对娱乐圈的事情自然了解更少,但是他有一次在咖啡厅等鹿晗的时候偶然翻到过一篇朴宥拉的采访,朴宥拉现在也才25岁吧,居然都有个这么大的孩子了。


“这孩子一直跟你住在一起?”

“不是,我姐最近拍一组画报,要去十多个国家,所以就把她送回来了。”


朴宥拉的老公是圈外人,朴灿烈都不是很清楚他姐夫到底是干嘛的,除了他姐结婚和他姐生孩子的时候他见过两次外,好像就没有再见过。小萝莉平时跟着朴宥拉,朴宥拉工作忙不过来的时候就会把孩子送回家,朴灿烈是她除了朴宥拉最亲近的人。


抱着孩子的吴世勋眼神都变得温和了不少,到底是个内心温柔的人。吴世勋本是不喜欢跟人有太多肢体接触的,更别说刚认识的人,但是他竟然一点都不反感这个孩子,果然一遇到朴家的人他都有点反常,就好像已经习惯了这种设定,他现在都不会去纠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了。


小萝莉从刚开始就一直盯着吴世勋,吴世勋跟她对视一眼她居然脸红地偏过头,等吴世勋不看她又转过头去盯吴世勋。朴灿烈把这一幕看在眼里,一种不好的预感强烈地涌上来,他分明感觉到了自家外甥女明显的花痴意味。


吴世勋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在被朴家一大一小赤裸裸地打量,他用余光撇了一眼手表,都已经6点了,才发现自己居然跟朴灿烈耽误了这么长时间,


“我回家了。”


他抱起小萝莉准备把她交到朴灿烈手里,还没来得及伸手小萝莉突然死死抱住了吴世勋的脖子,把朴灿烈和吴世勋都吓了一跳。朴灿烈眼角抽跳,觉得自己的预感正在一一变成现实。


“小媛,过来。”皱了下眉头,朴灿烈摊开手,要把她抱回来。


“我不!”小萝莉保持着环着吴世勋脖子的姿势似乎对这个好看的哥哥喜欢得不得了,撇过头在吴世勋看不见的角度对朴灿烈吐了吐舌头还古灵精怪地做了个鬼脸。


“朴心媛,我数三声,从吴世勋身上下来。”看着故意在吴世勋身上吃豆腐的小鬼,朴灿烈有点头疼,朴心媛从小在国外长大,比国内的孩子早熟不少。他板着脸对着自己的小外甥女甚至叫出了她的全名,他现在只想让朴心媛离吴世勋远一点。


听到朴灿烈叫朴心媛的全名吴世勋有点诧异,她居然跟着朴宥拉姓。转而想到公众人物为了个人隐私总是会对能保密的信息就尽量做到丝毫不透漏,毕竟现在的粉丝是什么都能扒出来又觉得正常了。


朴心媛装作被朴灿烈吓到,把头埋在吴世勋肩膀不停摇头,毛茸茸地小脑袋蹭得吴世勋好痒,

“我要哥哥,不要舅舅,舅舅好凶!”


朴灿烈看着耍赖的外甥女有点哭笑不得,他平时一个眼神就能让小弟吓得大气不敢出,居然拿自己三岁的小外甥女没有办法,还是在吴世勋面前,太没面子了。

“什么哥哥,你应该叫叔叔。”让朴心媛叫刚满16岁的吴世勋叔叔,朴灿烈说完自己都觉得搞笑,但是他是舅舅,吴世勋是哥哥,也很诡异,怪只能怪他姐结婚太早,还生下这么个鬼精灵。


“哥哥,哥哥,世勋哥哥!”


完全不怕朴灿烈,朴心媛还偏要跟朴灿烈对着干,吃定了朴灿烈在吴世勋面前不敢把她怎么样更是放心大胆地对着吴世勋撒娇。


“噗。”吴世勋笑了,他第一次看朴灿烈吃瘪,居然还跟自己三岁的外甥女较劲,太幼稚了。他虽然没有那么喜欢小孩子,但是朴心媛确实属于特别招人喜欢的类型,一开始因为她而低落的情绪都烟消云散,吴世勋已经恢复了波澜不惊。

看朴灿烈还在凶神恶煞地对朴心媛威逼利诱,再看看把自己勒得紧紧的朴心媛,自己都没察觉到自己的声音有多温柔,

“哥哥要回家了,你也回家好不好。”


朴心媛一听吴世勋让她回家,埋下头半天不说话,朴灿烈纳闷儿这小丫头又在打什么主意,就看见朴心媛慢慢抬起头,眼睛里已经包满了泪花,满脸委屈,

“可是小媛好喜欢哥哥,想跟哥哥玩,呜呜。”

 

朴灿烈想起那个在家里跟个恶霸一样的小祖宗,再看看眼前这个哭得梨花带雨的小可怜,这真的是一个三岁小姑娘做得到的吗,完全可以去拿奥斯卡影后了。


吴世勋因为朴心媛的眼泪有点分神,第一次有女生在自己面前哭他有点没反应过来,他都没什么跟女孩子接触的经验。朴心媛双手还挂在吴世勋脖子上,看吴世勋露出内疚的表情开始越哭越大声,朴灿烈实在看不下去,以他对吴世勋的了解吴世勋肯定马上就要不耐烦地甩开朴心媛,他冷着脸正准备去把他们家的奥斯卡影后从吴世勋身上扒下来,吴世勋的手先他一步。

 

吴世勋把朴心媛从身上抱起来放在地上,自己也蹲了下来,一边给朴心媛擦眼泪一边像是在心里下了很大决心一样开口对着朴心媛非常认真地说,

 

“乖,不哭,哥哥明天一天都陪你玩好不好。”

 

明天就是周六,看着朴心媛一脸奸计得逞地抱着吴世勋,背对着吴世勋向自己比了一个胜利的手势,朴灿烈第一次感受到挫败。他连鹿晗都还没有搞定,就又多了一个情敌,还是他三岁的外甥女。

 

 

回去的林肯车上,

“世勋哥哥好可爱,世勋哥哥好温柔,我长大了一定要娶他。”

“啧,等你长大他已经跟我在一起了。”

“哼,你们都是男生。“

“切,你比他小13岁。“

“我抱了他。“

"我还亲了他呢。"

"但是他刚才主动约了我。"

“。。。。。。哦“

----------------

tbc

评论(10)

热度(34)